素味小笼包

【山尘/隐追】上错花轿嫁对郎(二)

二、

在花轿里呆了一天,崔略商早已饿得前胸贴后背,这一路上睡睡醒醒都不知道反复了多少次,他从不知道柳阴县离北城竟然这么远。

“落轿~”

媒婆高声朗道,掀开轿帘小心的将人搀扶下轿。

崔略商低着头从盖头边儿偷偷望出去,这才发现天色早已黑了大半,心中又在思索着,这北城也太穷了吧,竟还比不上他们小小的柳阴县,不都说张启山是大户吗?怎么这一路上瞧去都是泥巴地,难不成他家住在山顶上?

这厢媒婆又说道“那丁少侠就住在这封山顶上,公子且等着,我让人上去通报下,稍等便会有人下来迎接公子。”

什么?

丁少侠?

封山?

崔略商还在脑子里消化这些话意思,那边儿小厮收到命令后片刻不停的就跑上了山。

轿夫们三三两两的走到了不远处的树下蹲下休息,毕竟等会儿回去还有那么长的路,而安逸尘的贴身丫鬟小月与媒婆则选择了留在原地。

“公子,山里凉,要不要多加件儿衣裳?老爷给准备了…啊!!!你是谁?!”

小月从随身的包裹里翻出了一件斗篷,正给递过去谁知这话没说完便吓得坐到了地上,紧跟着媒婆也吓的软在了轿子旁。

崔略商手里握着刚刚扯下的盖头,同样是吃惊!

娘啊!这是什么情况!

“错了错了,都错了!这不是我们家公子,这定是要嫁去北城的那位崔公子啊!”小月吓的哭花了脸,她毕竟也才刚满十五岁,第一次随行就发生了这种事!想起临走前老爷不断的提醒他要照顾好少爷,这倒好!现在少爷整个人都不见了!

“我滴娘呀,怎么会出这种错?”媒婆拉着人前后左右的看,怎么也不敢相信她做了十几年的媒还会遭上这种让人大跌眼镜的事儿!她先前派了人上去,不用多久那丁隐可就得下来接人了!如若让他知道自己的媳妇儿调了包,他们这一行人哪里还有命回去?想着也是忍不住眼泪糊了一脸,两腿直打颤。

“哎呀,你们哭什么啊!我头都疼了!”崔略商闷着头原地打转,发生这种事情他根本还没缓过来,偏偏那两个女人哭哭唧唧的传到耳朵里让他更加烦的慌。

突然!那媒婆跪下了地,膝行着向前挪动了两步一把抱住了崔略商的腿,哀求道“公子!求公子救救我们吧!事到如今根本不可能还有其他的解决办法,唯有将错就错!还请公子看在安少爷的面上,救救我们救救安家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崔略商惊的往后退了几步,试图挣开那媒婆的手,未想那媒婆使了全力硬是缠着不放,嘴里仍在哭嚷着企图让人软了心救她们一命。

“这怎么行!先不说这丁隐是个混世魔头,且说我和你们家少爷一点儿都不像,但凡没瞎眼的人也能认出来我根本不是安家大少爷!”

“这个你放心,这次随行的人除了我和小月,根本没人见过安逸尘!这安家大少爷啊身子一直不好,安老爷从不放心让他出门,这丁隐更加未见过他。”

“可是…可是…”

“崔公子你就帮帮我们吧!只需这一次,等后面您再找个机会跑了或是要那一纸休书不就了事儿了?您看你身强体壮,定是没问题的!可若是这次让丁隐知道他的媳妇儿不见了,我们这一群人怕都是回不去了呀!不光我们,就怕连安家更甚是安少爷都逃不过这一劫啊!”

崔略商怔在了原地,要他这样嫁给丁隐他肯定是不愿的,可若真发生了那些不可挽回的事,往后还不得自责死?再说,安逸尘现在去了北城肯定也不好过,这可怎么办。

小月眼尖的瞧见了山上匆匆下来的身影,急忙起了身挡在崔略商跟前,扭着头小声的提醒“公子,盖头盖头,有人下来了!”

媒婆一听迅速抢了盖头往那人头上遮,见崔略商没再反抗,心里多少放了心。

“我家主人说天色已晚,还请大家上山歇息一宿,明日再走,听闻安公子身体不好,特让我前来背公子上山。”

传话的仆人一身黑衣劲装,说出的话平腔平调不带一丝波动,直让人都觉得心里毛毛的,当场没人敢拒绝,生怕说错一个字下一秒就在地上躺着了,一行人就这么沉默着跟上了山。

山路不好走,尤其下午刚下了雨,泥土湿滑的很,随行的人都栽了跟头,崔略商趴在那传话的仆人身上不由得想:这丁隐还算有点人性,否则让他这么爬上来还不知道得摔多少次。

等到了山顶上崔略商才被放下来,脚触地能明显的感觉到这条路与先前的不同,现在的脚下是一片平坦的石板地,四周围空旷的很,偷偷的撩起头巾一角,映入眼里的正是丁府正门,黑色的门匾上赫然写着:万蛊门

这下更让崔略商慌了神,这丁隐究竟是干嘛的?他竟然还在这封山上自创了一个门派邪教?

“安公子请。”仆人再次伸手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崔略商不得已抬脚继续向前走,小月立刻跟上去搀扶。

这个邪教建在山上占地面积可不小,左绕右绕的崔略商早已昏了头,进了屋子送走了那个仆人便一把扯掉了盖头大大咧咧的盘坐在新床上还不忘命令道“小月,给我倒杯水再抓一把瓜子过来,小爷我真的是快饿死了!”

“公子您可不能这样坐,快把腿放下来!”小月嘴里纠正着手里却是乖乖的按照吩咐端茶倒水递瓜子。

“哎呀我习惯这样了,就你们富贵人家教养多!”一边嗑着瓜子一边抖着腿,偶尔还有人递过来两片云儿糕,被人这么伺候着崔略商差点忘了今夕何夕。

眼看着都快夜深了那丁隐都没出现,小月想了想说道“公子要不然您先睡吧?我也有些困了。”

“唔好,走的时候把门带上。”

小月好笑的看着他缩在床上睡成了一团,过去轻手轻脚的帮他放下床帐,摆正了鞋子,这才关上门走了出去。

夜里,崔略商是被噩梦惊醒的。

他梦见丁隐穿着一身血衣,身子穿过了房门直接往他身上扑!他拼命全力的挣扎,眼前尽是那人又老又丑的面孔,暗黄的脸上还有几颗大痣,眼睛小的几乎看不见,肚子大的几乎要将他压的喘不过气。

醒来后,他想:绝对不行!绝对不能嫁给这样的人!丁隐的武功又不低还会做那些奇奇怪怪的药,他的清白可不能就这样送出去!白白给这样的老头子糟蹋还不如嫁给那个张启山呢!

此刻天色黑沉,正是逃跑好时机!

崔略商翻身坐起动作飞快的整了整身上的衣服,将头发梳起,系上鞋子,极度小心缓慢的关上了门,尽量不发出一丝声响。

丁隐的邪教大的吓人,时不时的还会有几个教徒在院子里交叉巡逻,崔略商躲在一颗树后暗自待机逃出。

终于,半个时辰之后到了换班的时间,崔略商施着轻功窜出了院子,正以为自己成功逃出来了谁知往树顶上一站这才发现自己逃出的不过是众多院子里的一个!

换班的教徒守到了岗位,自然有人发现了异常。

崔略商抱住树干堪堪躲开了那致命的一箭,吓得七魂不见了六魄,随即脚下运功飞过下一个院头,眼中可见正中间的屋子刚好亮着灯,他急忙收了力推开门躲了进去。

掩上门,浓浓的药味儿直往鼻孔里钻,刺激的胃里都在翻滚。

“你是何人?”

好一把清冷的嗓音。

崔略商回过头这才发现屋子中央放着一鼎药炉,旁边的木椅上坐着一个人。

那人约莫十八九岁,如墨的长发被一根玉簪竖在脑后,虽是生的一张俊美无双的脸,可偏偏那散发出来的冷邪气势硬是让常人不敢靠近。

而眼前这冒然闯进来的人,自然不包括在那常人之类、

崔略商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一身大红嫁衣,想了想屋外的情形,尴尬的伸手抠了抠脸“啊…我是你们这里新来的,那个…那个…”实在不知道该怎么介绍自己,于是急忙换了话题“我叫…安逸尘,对!安逸尘。”

“莫非你就是今天嫁过来的安家大少爷?”

“可以…这么…说吧…”

“哦。”

眼前的男子似是对他失去了兴趣,听他这么回答后只是应了一声表示知道了。便又回过头去继续摆弄手里那巨大的药勺,偶尔从旁边的药蓝里取几味药投入药炉之中,左手里捧着的书是从未放下过。

崔略商本身就是一个闲不住的人,此刻自然是凑了过去找话聊“我偷偷问你一下,你们的那个教主…丁隐,长得怎么样?”

男子俨然当他是空气,嘴里轻轻吹了口气,手里的书自动翻了一章。

“哇,这是什么本事,你这么厉害!”崔略商急忙拍手称赞,下一秒又话风一转的问道“我听说他又老又丑是不是真的呀?”

男子微微皱起了眉,起身换坐到了另一边。

崔略商眨了眨眼睛,很自然的也跟了过去坐下。

“你别不说话呀,你放心我绝对不告诉他我们之间的对话!你说他如果不是又老又丑为什么不敢下山,我还这么年轻,你说我就这么嫁给他是不是特别亏?”

微微皱起的眉已经突起了小川,左手握着的书也起了皱。

“不行,我不能就这么让他糟蹋了,等会儿我就得走,不过我这么走了是不是不大厚道,他会不会将我的随行一起杀了?我听说他有不少奇怪的嗜好唔!嗯?嗯!呵…哈…”之前还在滔滔不绝的人此刻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掐着脖子也愣是发不出一个音!

崔略商瞪着眼睛摸着自己的脖子,嘴里还在愤愤的用口形质问那个一脸冷淡的人:你刚才给我吃了什么!

男子摊着手一脸的无辜,只有崔略商知道这个人刚才有多恐怖!

刚才这人一脸凶神恶煞的压着他,捏开他的下巴往他嘴里扔了一颗药丸!

然后他就失声了!

天!如果他以后都说不了话该怎么办?

想到这里崔略商就觉得浑身发冷!这比让他嫁给丁老头还要可怕!

他颤着双手去摸男子的腰。

刚才这人就是从这里摸出的药丸!一定还有解药!

“你干嘛。”男子捉住他的手,脸上闪过一抹促狭的笑。

解!药!

崔略商努力的摆出口形,眼中的怒意越发的旺。

“你说什么?”

我!杀!了!你!

奋起一跃,两个人顺势在地上扭打成了一团。

屋外的教徒听见声响纷纷闯了进来“教主!!”

“呃…”

到底都是小年轻,见到屋里衣衫不整的两人教徒们都红了脸,尤其其中一个还是下午刚见过的教主夫人,那一身的大红嫁衣衬得夫人本身就微红的脸更红了,眼中恨恨的表情此刻在教徒们眼中也成了娇羞。

“出去。”

“是!”

噔噔噔

一屋子的人顷刻就退了出去,还不忘带上门。

崔略商躺在地上呈大字张开,懵了神。

这人居然就是教主?

他居然就是丁隐?

说好的又老又丑呢?

丁隐蹲着身子,好看的双眉高高挑起似笑非笑的盯着他“怎么?没话说了?”

要说崔略商,平时脑子转的慢,一件事要想半天才能想通,此刻偏偏不知道怎么就机灵起来了。

突然,他就抱起身子在地上缩成了一团,双手捂着嘴一阵一阵的干咳,偏偏嗓子还不能发出声音看上去痛苦极了!

别说,与那安逸尘发病时的样子还真有八分像。

果然,丁隐瞬间就慌了神,摸出解药给他喂下,动作轻柔的给他把了脉然后将人抱起踢开门步了出去,离开时吩咐道“烧一桶水搬到我房间。”

门外俩教徒面面相觑。

什么动静也没听见就结束了?

教主…真是威武啊!

—TBC—

简直不敢相信我日更了>_<嘿嘿嘿

这一章主要是隐追,应该会和山尘穿插着更新,目前还没决定哪对是主CP,确定了主CP之后另一对戏份会少一些 OvO

错别字估计很多,因为我还没审核_(:з」∠)_

评论(40)
热度(169)

『陈等等一人圈/水仙大法好』ben骑一枚!大师兄心头肉,已转唯,不吃x霆。

© 素味小笼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