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味小笼包

[峰霆/凡隐]莫负今生(全文已完结)

[原创背景,人设OOC,注意扫雷。]

[含部分原创人物。]

[已完结/清水/全文1.1w字/HE]

--------------------------------------------------------------

第一章:

天界中,两位衣着华丽的妇人正在聊天。

身着紫衣的妇人放下手里的茶杯,笑看着红衣妇人身旁的孩子“王母,你身边的这个孩子文静乖巧,甚是可爱。”

被唤作王母的人伸手拉过孩子,摸着他的头慈祥的笑了笑“他呀?他是上次我去凡间遇见的,我怜他父母双亡便将他带上来了,给他列了仙班,做了我是侍童,若文婧妹喜欢便带走吧。”

当日,丁隐便与王母告了别被付文婧领回了天君殿,做了张小凡的贴身侍童。

众人皆知大天君张苏与夫人付文婧孕有两子,其中大儿子张小凡最为宠爱,也正是因为这样,养成了张小凡我行我素,傲气冷情的性格。

++++++


丁隐并不是没有脾气,而是因为从小便呆在王母身边所以脾气都被磨光了;同样的,丁隐并不像表面那样乖顺,只有在张小凡的弟弟张小念面前才会露出他可爱调皮的性格。


十年前。张小凡12岁,丁隐11岁。

“口渴了。”张小凡正与龙族的长子龙炎下棋,开口道。

站在一旁的丁隐躬身道“是”,倒了杯茶放到桌子上。张小凡伸出左手示意丁隐将茶端过来,丁隐端起茶欲过去却被板凳扳倒,茶杯飞了出去,洒了龙炎一身。丁隐急忙跪在地上磕头不停地道歉。龙炎不在意,手一挥茶杯回了原位,衣服一尘不染,轻声了说道“没事,起身吧。”

张小凡依旧举着左手,冷言道“茶”。丁隐起身小心翼翼的将茶杯放到张小凡手上,张小凡喝了一口放回了丁隐手里。

等到下完棋已经是天黑,张小凡已去屋里睡觉。丁隐在天君殿外跪了一夜。


第二章:

八年前。

王母举办蟠桃会,付文婧与自己的夫君带着张小凡去参加蟠桃会,临走时天君殿的奴才跪了一地,张小念是次子,按照天界惯例不得出席。留在天君殿无事可做,跑到花园里看见丁隐正在园地里除草。偷偷躲到身后将他往地里一推弄的丁隐一身泥土,张小念乐呵呵的笑了,过了一会见丁隐没有说话,张小念道“怎么了?为什么不生气呀?”

丁隐转过身欠身道“奴才不敢,奴才还有活要干,若二天君无事的话,请回去吧。这里太脏,怕会弄脏的二天君的衣服。”

张小念不管丁隐的话,拉起他的手带他出了花园。

“呐,我叫张小念!不叫什么二天君,你叫什么呀?”

丁隐收回被拉的手,扑通跪在地上,颤声回道“奴才名叫丁隐”

听见丁隐左一个奴才右一个奴才的称自己,张小念心里特别不舒服。

余光一撇,见那人裤子上划了几道口子,许是除草的时候割破的,隐约能看见双膝上青紫色的痕迹,心中一动弯腰将他抱了起来。

丁隐很轻,骨架也像女孩子一样小巧,所以张小念抱的很轻松。走了几步将他放到了旁边的石椅上,张小念坐在旁边“隐隐不要喊自己奴才啦,在我面前不需要!我们一起玩呀!对了,隐隐会不会下棋,我们下棋吧!”不等丁隐回话,张小念右手一挥一个棋盘稳稳的出现在了石桌上。

“嘿嘿,上次看父王他们玩,自己偷学的。”丁隐笑了笑没有说话。从那以后倒是唯独对张小念的态度大大的改善了。

在张小念面前,丁隐可以活泼,开朗,爱开玩笑,倒是和普通的小孩儿一样。 

张小念与张小凡不同。

张小念好动,一刻都坐不住,整日整日的折腾人。

张小念爱开玩笑,也爱欺负人,常常做些恶作剧,逗的丁隐红了脸也不敢反抗。

当然张小念也爱撒娇,特别对于丁隐。

不知不觉已是天黑,付文婧等人已经回到了天君殿。

张小凡也不知何时起,不声不响的站在了张小念身后,一惯的冷若冰霜。淡墨色的眼眸扫视了四周,吐出一段话“草没有除完,你留下来除草,小念随我回去。”

丁隐吓得跪倒在地“奴才该死,奴才遵命。”

张小念看不过去,一把拽起丁隐“哥,是我要隐隐陪我下棋的,草可以明天再除啊!”

张小凡并未答话,只是淡淡的扫了他一眼。

那眼神里的寒意让张小念不禁缩起了脖子,终是没敢再说话,与张小凡回了天君殿。

丁隐一个人留在花园里除着草,杂草总是只见多不见少,刚除去的草不久后又会重新长出来。

为什么会这样?呵呵...知道是谁做的又如何?不可以反抗,奴才永远是伺候主子的,就这样在花园里,丁隐跪了一个晚上,重复着同一个动作。

那一年,张小凡14岁,丁隐13岁,张小念13岁。


第三章:

五年前,张小凡17岁。丁隐16岁。张小念16岁。

在天界的生活无聊的可怕,丁隐开始怀念以前在凡间的日子。本来有张小念在,有时候还可以一起聊天,下棋。可是张小念已经一个月没有找过他了。

本以为可以慢慢的习惯一个人,习惯孤单的感觉。

可是这个怎么可能习惯?越是怀念以前越感到现在生活的空虚。

这天,丁隐正在花园里荡着秋千,突然感觉被人从身后推了一下。整个人就从秋千上飞了出去,正想着惨了,这次一定摔的不轻,却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二人分开后丁隐低着头整了整衣服,笑着道“谢谢二天君。”

抬起头,看见的却是一张熟悉的冰冷面孔,深邃的黑眸里看不出一丝情绪。

丁隐心里咯噔了一下子,笑容僵在了脸上,脑袋里一片空白,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跪了下去“奴才该死,请主子恕罪。”

该死的,又是这样!

那样的笑容在发现是他之后就消失了。

为什么他的第一反应会是张小念救了他!

为什么在他面前,他永远都是“奴才该死,请主子恕罪。”

怒火就要喷发,堪堪地被压了下去。

张小凡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常年不变的脸上第一次有了名为“怒”的表情。

见到那人跪在地上低眉顺眼的样子,心中是说不出来的烦躁。一脚踢在丁隐的肚子上,指尖微动顷刻便没了身影。

血腥味充满了整个口腔,腹部疼痛难忍。丁隐强忍着不让自己表现出来,直到张小凡的灵气彻底消失丁隐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一直躲在树后的张小念吓傻了,没想到自己的一个玩笑竟然造成了这样的后果。

张小念急忙上前抱起丁隐,带着他一路长跑到了百花园。

远远的就瞧见一位白衣长须老人正在和一位红衣老人喝着酒闲聊。

张小念将丁隐放到旁边的木椅上,走到白须老人身前拱手道“老君,请您看看我朋友。”

太上老君掳了掳胡须,笑道“张小念啊,你这次又做了什么坏事儿?说不出前因后果我可不帮你!”

一旁的红衣老人边听他们说边将跟前的酒一饮而尽“老君呀,你还是先帮他们看看吧,我手里还有一堆红线要处理,过会再来找你~”说罢起了身,离开时撇了眼坐在木椅上的人,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跟着便消失了踪影。

太上老君往前走了两步移到丁隐面前,探手给他把了脉 “啧,你该庆幸还好他有仙骨保身,否则他这样的身体情况搁在人间定是活不了三年的。”

张小念从未想过丁隐的身体会这么差,急忙问道“那他现在是怎样?他之前还在咳血!”

太上老君摇了摇头“不用太过担心,这人是死不了的。”从衣袖里掏出了一个木盒子,递给了张小念“这是雪莲子,给他服用之后就没事儿了,只是那从小落下的病根是除不去的。”

张小念接过木盒子,道了谢,抱起丁隐回了天君殿。

++++++

不久之后,红衣老头儿回到了百花园。

太上老君问道“不知月老方才的点头是何意?”

月老抿了口酒“咱们天界恐怕要出现一对佳偶出现喽!”

“哦?不知是谁?”

“刚才来看病的人呀。手上已经有了半条红线,不知道另一半是连在谁的手上咯~”

“看病的人?你是说张小念?不可能 ,那小子一心贪玩,哪里会在乎这些儿女情长!”

“不是他,我指的是那需要治病的人。”

“你是说...那天君殿的小奴才?”

“是啊...”

++++++

在将丁隐抱回天君殿的路上,张小念想了想问道“你住在哪里?”

“天君殿后面有个小房子。那里,是我的住所。”

应了一声,张小念绕了过去。那是一个很小很简陋的房子,真是不知道他哥怎么会让丁隐住在这里。将丁隐放到床上,张小念给他倒了杯水递到他嘴边,然后将雪莲子给他喂了下去。

果然是仙药,不过一会丁隐的脸色就好看了很多,原本几乎白的透明的双颊也红润了起来。

张小念说他这几天去了凡间,到处都是人,卖什么稀奇古怪玩意儿的都有,热闹的不得了。

张小念还说凡间的人长的千奇百怪,思想也很奇怪,东西都得用一个叫银两去换。

丁隐听着他说,感觉画面就像在眼前一样,自己也觉得很幸福很开心。

张小念临走时说“下次我去凡间的话,一定把你一起带着去!” 

丁隐也只是笑笑,从未想过自己能回去凡间,也许他这一辈子都得在这名为“仙界”的牢笼里度过。


第四章:

一年前,张小凡21岁。丁隐20岁。张小念20岁。

“天君,今日龙王大寿。龙太子龙炎邀请天君去参加龙王寿典。”

“知道了。”张小凡屏退了奴才,轻声道“更衣,你和我一起去。”

丁隐应了一声,提着衣服伺候张小凡穿上。

不知不觉丁隐已经20岁了,已经成年了。同样的张小念也20了,张小凡21了。

回想到四年前有人曾说过要带他下凡去,果然…那也只是想想罢了。

下人牵来了天马,张小凡皱眉挥挥手表示不用。

“抱好我的腰。”

耳边传来了熟悉而淡漠的声音,可那说出来的话却让丁隐不敢相信是从那人嘴里说出来的。

眨了眨眼睛,丁隐一脸无辜的看着自家主子。

张小凡微抿着唇,想说话终是没有说出口,只是探手搂住了身边那人的腰,而后口中念诀,转瞬之后二人皆是没了踪影。

丁隐踩在云上一动也不敢动,脚下有鸟儿飞过,隐隐约约还能看见人间的山水,虽然只有蚂蚁那么小,他想着不自觉的露出了一抹微笑。

张小凡知晓怀里人的欢愉,原本寒霜的脸上也跟着柔化了不少。

二人在海边落下。片刻之后,原本一片平静的海面开始波涛汹涌,随后自海中心出现一条细缝并且逐渐往左右两侧展开扩大,海水也向两侧涌去,站远了看,就像大海被用斧头劈开了一般。

仔细看,在海中心出现了一条窄小的陆道,直通往海岸边。

丁隐紧跟在张小凡往陆道上走去,随着他们越走越远,那条陆道也渐渐消失不见,海面上的细缝合道了一起,偶尔有海鸟飞过,看上去又是一片平静。

++++++

张小凡跟龙王不知道在商量着什么,已经有好一会儿了。

丁隐睁着眼睛无聊的四处张望,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他悄悄地走了过去,轻拍那人的后背“二天君?”

张小念回头一看,喜道“是隐隐啊!你怎么来了?咦?大哥呢?他带你来的?”

见丁隐点了点头,张小念不高兴的嘟起了嘴“我就猜到是他!哼!”

不知道是自己哪里说错了话,惹的二天君似乎有些生气。丁隐紧张的攥住了衣角,犹豫着要不要自觉点请罪。

谁知那二天君又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竟将丁隐拉到了一边的墙角,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

“想不想去人间玩玩?”

丁隐一时之前没反应过来,并没有接话。

张小念继续道“现在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哦!走吧!我带你去人间逛逛!”说罢也不管那人答不答应,将人一把抱起纵身一跃,转瞬之间竟是到了岸上。 

“走吧!”

二人皆不是凡人,脚力自然要快的许多,腾云驾雾后选在了最近的镇子上落了脚。

凡间变化很大,丁隐眼睛瞪的圆圆的恨不得将这些人间的东西一次性全部装进脑子里。

天上一日,地下一年。丁隐算了算,从他离开到现在,人家大概过了几百年了左右。

没有再去多做感叹,丁隐的目光被几米外小贩手中的棉花糖给吸引了,他伸手指了过去问道“这个是...什么?”

小贩笑了笑“公子,你可真会说笑!这个棉花糖没吃过吗?”

丁隐摇了摇头,继续盯着棉花糖看。张小念哭笑不得,掏出银子买下了一串,送到丁隐手里“这个是吃的,吃吃看吧,很甜的!”

丁隐试探性的舔了一口,松松软软的,还很甜,入口即化!又咬了一口,那棉花糖粘性极大,沾的鼻子和脸上到处都是,一小块一小块的,连眉毛上都有了一点。

张小念被他的样子逗的直笑,最后忍不住哈哈笑出了声。丁隐红了一张脸,抬脚踢了过去“不准笑!”

后者哎哟哎哟的装可怜,蹲下身子揉着腿直呼那人下手太重。

丁隐见状棉花糖也顾不得吃了,连忙凑过来查看伤势,嘴里不停的说着对不起。

谁知原本还在哀嚎的二天君见他凑了过来,仰头露出一个狡猾的笑容,“嗷呜”一口竟是将那棉花糖咬去了一大半“哈哈!呆瓜!”

丁隐这才发现自己被骗了,心疼的将最后的一小团给吃了,末了将手里的棍子狠狠的丢向那个还在嬉笑的人。

后来的一段路上丁隐都不太想理那个讨厌鬼,张小念撅着嘴脑子里在想着该怎么哄他才好呢?

余光扫过,二话不说的将人带进了面馆要了两碗牛肉拉面。

对于一个吃货来说!用这个哄,绝对没错!

++++++

许是太久没有这么放纵过,打打闹闹的直到天黑两人都没有回去的意思。

丁隐扯了扯张小念的衣袖“我...可不可以不回去?我不想再回那个地方了...”

张小念为难的抿着唇,他知道丁隐在想什么,可是...他没有那个权利。

银光掠过,一根发丝般极细的银绳牢牢的捆住了丁隐,在他身上绕了几圈后,一股强大的力量使得丁隐不得不跪了下来。

街上的人纷纷投来了好奇的目光。

丁隐咬着牙挣扎起来,张小凡这才显了身,低着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头一次,张小凡在丁隐的眼里感受到了“厌恶”两个字。

他有什么资格恨自己?他凭什么这样看自己?

张小凡藏在宽大衣袍里的手不知不觉的越收越紧。

捆仙丝嵌进了丁隐的肉里紧勒着骨头,血丝丝的流了出来,丁隐死咬住牙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张小念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整个人被捆仙锁倒吊在半空中,荡来荡去。 

大街上的人争先恐后的躲回家中嘴里惊慌的叫喊“妖怪啊...”“妖怪吃人啦!”

++++++

将丁隐和张小念带回了天界,张小凡侧躺在竹榻上,一手撑着脑袋看着跪在地上的两个人。

他将他带去龙宫,本就已经是最大的仁慈,想他在天界呆这么久该是闷了。

没成想到,转眼间他居然和张小念偷偷跑去了人间,竟还说不想再回天界。

想到这里,心里的怒意愈是加剧了几分。

丁隐的头上渗满了汗水,人也是摇摇欲坠却还是不愿意发出一点声音。

他知道,只要自己求饶面前的人一定会更加看不起自己,那轻蔑的眼神他不想再看见,所以他忍。

想起自己小时候居然会对他产生爱意…真是可笑。

张小凡,那个高高在上的天君怎么会有感情?

错在他因为那是午后,那人侧躺着闭目休眠,望着那人俊美无比的容颜忍不住的偷偷亲吻。起开后,正对上那人一向无色无喜的眼眸,红了双颊。

而后仿佛是定下了什么奇妙的约定,他总是在那个时间推开那扇紧闭的房门在旁伺候,等那人休息后偷偷印上一个吻,然后两个人大眼对小眼谁也不说话。

原以为那就是喜欢…

却不曾想那样无情无欲的人怎么会懂得喜欢?

“吧嗒”两颗泪珠摔碎在地,丁隐垂着的脑袋始终没有抬起来过。

“啪”一根断了的红线随着一阵风飘向了远方。

月老阁内,红衣老人捧着鸳鸯谱勾画着姻缘,算来算去竟是平白少了一个人?

看向天君殿那一栏“怎么会这样?”

只见“丁隐”两个字在鸳鸯谱中慢慢淡化,直至不见。 

“居然会发上这种事....”

那厢身穿红衣的小童子正对着新来的牵线小侍童说道:在鸳鸯谱中啊,只要名字一旦刻上去就会一生一世在一起,除非一方的爱已经死去,否则红线不断,名字不销,注定一世纠缠。


第五章:

转眼间,又是一年过去了。

丁隐已经21岁,张小凡也22岁了。张小念在一年前因为私下凡间被发现,被罚面壁100年。

丁隐变的越来越不爱说话,和以前一样每天继续着自己的工作,伺候着张小凡。

“茶。”正在和龙炎下棋的张小凡唤了一声,和小时候一样,伸出左手示意将茶杯端过来。

丁隐躬身将茶递了过去,守在一旁等候下一个指示。

稍抿了一口,张小凡将茶杯放到丁隐手上,后者将茶放回一侧的桌子上。

想起一年前,张小念走的时候对自己说“如果决心下凡最好直接说出来,否则这样过一辈子,任谁都会觉得窝囊。”

丁隐思前想后,决定今天晚上一定要说出来。

天色渐晚,丁隐伺候张小凡梳洗完毕后,突然跪下“奴才想回去凡间,请主子恩准”

张小凡冷哼了一声,没有回答直接躺上了床。

丁隐依旧跪着,又重复道“奴才想到凡间做个普通的老百姓,请主子恩准。”

没想到过了一年他还是没有放弃!

张小凡坐起身,一双清冷的眸子扫向地上正跪着的人。

下床随意披了件上衣将丁隐带到南天门外“你从这里跳下去,若是死不了的话,我便同意了你。”

丁隐听后,转身跪下磕了个头“谢主子恩典。” 

然后纵身跳了下去。

张小凡失了神。

回过神来想到的却是:那人根本不会驾云!

紧跟着就飞下了南天门,暗自施法寻到了那个胆大的奴才。

愤愤的将丁隐抱回了天君殿后,扔在地上,甩手给了他一巴掌

张小凡双目赤红的说“你宁愿死都不愿意留在我身边?”话语中竟有些微颤抖

丁隐本就身子不好,张小凡这一掌用了7分的力气,直教他嘴角渗出了丝丝鲜血。仍是撑起身子跪在张小凡面前,不卑不亢的说“主子刚说只要奴才没死便让奴才下凡,那刚才主子救了奴才,算不算奴才命大?主子是不是要履行刚说过的话?”

张小凡背着的手握紧成拳,努力的压制着自己想要掐死那人的欲望。

“主子…”

“若我还有要求呢?”突然他开口打断了那人

“请主子说。”

“若是我要你了身子呢?陪我春宵一夜,我便放你走。”

“那…主子便拿去吧。”

见他答应的如此简单,张小凡心头火气,拽过丁隐一眼撞进那人黑色的水眸里,无悲无喜。

心中“咯噔”了一下。似是着了魔,搂着他的腰将人抱起放上了床,跟着压了上去。

张小凡自是没有接触过情爱的,此刻也只知道吻上那人的双唇,就像那人当初对自己一般,一下一下的啄吻。

然后轻轻的探了探舌头,舔着丁隐的嘴角,偷偷的钻了进去。

那人自始至终没有半点反抗,回应自然也没有。

张小凡皱起了眉,暗自用力撕开了丁隐的衣服,依旧没有反抗,直挺挺的躺在那里,仿佛一具失了灵魂的空壳。

张小凡心中烦闷,也不再欺负他,思索片刻道“既然你这么想留在凡间,那我便与你定下三世情结,如果你能熬过三世,且还要继续留在凡间,我便剃你仙骨,从此你不再与天界有任何联系。”

丁隐听后默默地穿好衣服,淡淡的说“谢主子恩典。”


第六章:

按照约定,张小凡领着丁隐来到了地府。

冥王只按照张小凡的命令在生死簿上画上了丁隐的名字,勾选了三世轮回。

而后取出丁隐的记忆存放好,将丁隐送进了轮回道。

张小凡见那人没有丝毫犹豫的就跳进了轮回间,望着那消失的背影却不知为何心中一痛。

++++++

第一世:丁隐家境贫穷,父母双亡。然丁隐发奋读书,高中了。与公主定了亲,却在成亲的前一天造人谋害,死去了。

第二世:丁隐生在富豪家,是个有钱的小少爷,可惜生来体弱多病,没及冠便也死了。

第三世:丁隐不过舞勺之年便被母亲送进了花店,做起了小倌。

张小凡在天界看着丁隐一世世轮回,心里疼痛难当,似是有一把刀在心脏处搅着的疼,疼的他无法呼吸,疼的他几乎要落泪。

终于,在丁隐要接的第一单生意时,张小凡下凡将他拉出了花馆。

丁隐痴痴的看着眼前俊美非凡的人,心中却是不解。

怎么突然冒出来这个人?自己并不认识他啊。

“公子,请问你是?琴儿从未见过公子,不知公子找琴儿所为何事?”丁隐后退两步,尽量的想与他分开一段距离,虽然素未谋面,可是瞧着他的面,丁隐心里总是会很慌,并且牵扯出一丝疼痛。

张小凡也是痴傻了一般紧紧的盯着跟前的人,还是那副面孔,只是…要年轻了许多。

伸出的手慢慢的摸向那人的脸庞,轻轻的抚摸,似是怕稍微用力就碰碎了一般。

已经好久没见过他...没有这么和他说过话了,可是那人现在却不认识自己了。

“我...我...我是 ...”想他身为天君,何时会感到如此慌张过,紧张的…话都不知道该如何说。

不想再和他呆在一起!

丁隐心中想着,厌恶的皱着眉头避开那人的手,躬身道“如果没事我就先走了,这次可是我的第一单生意,如果公子还有事情的话就来刚才的店里找我吧。”

“不可以,你不可以回去”急忙拉住他,张小凡紧握那人的手臂“我...我爱你...”

“公子别说笑了。”挥开张小凡的手,丁隐自嘲道“琴儿是个以卖身来维持生活的人,怎么配得上公子,公子还是快回家吧。”

不管丁隐的挣扎,张小凡执意带着他转身便到了地府。

将人往冥王面前一推“将记忆还给他。”

冥王皱眉“不可,他还未经历完三世情结,灵魂尚未归位,直接这样灌输记忆他绝对吃不消。”

“我说做就做!快点!”见丁隐此刻是拼了命的在挣扎,张小凡双指一点成功让丁隐昏睡了过去。

冥王无可奈何,只得取来记忆将它一点一点的输进丁隐的脑海里。

起先丁隐还在因为记忆混乱,灵魂交接而痛苦的挣扎,渐渐的再没有力气反抗。

再次醒来,人已经回到了天君殿,张小凡正坐在床边,见他醒来素来冷情的脸上居然有些许开心。

“奴才见过主子。”

从地府回来他就像傻子一样守在床边,只想那人睁开眼第一眼看见的就是自己。结果,那人醒后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而那人看见自己也仅仅是面无表情,说不出来的难受。

张小凡不吱声,只是这么静静的坐在那里。

两个人谁都不说话,一个坐在床边,一个坐在床里,安静地连呼吸声都听得见。

不知过了多久,张小凡终是忍不住起身走到了门口,离开之际说道“不要想离开我,你永远是我的人。”

丁隐仍是那样坐着,只是原本安放着的手紧握成了拳,紧紧的,指甲都嵌进了手心肉里。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以前会爱上这样的一个人,若是当年张小凡并没有救他,那他就不会爱上他了吧?

其实他贪图的不过是当时张小凡一瞬间的温柔。

可是现在已经不爱了,张小凡的一切与他不再有任何关系。

“不要想离开我,你永远是我的人。”

张小凡的话一遍遍的在耳边响起,丁隐苦笑,真的逃不掉了么?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他宁愿灰飞烟灭。


第七章:

100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张小念面壁的时间已经满了,出了思过房就去找了丁隐。

刚进花园时,张小念还以为自己眼花了,面前的隐隐哪里还是当年的那个活泼可爱的人儿?

现在那人单薄的仿佛风一刮就会飞走一样,脸色憔悴的很,连嘴唇都少有血色。

丁隐说他在这100年里,试过了无数的方法要逃出去,可是每次都被抓了回来,惩罚之后张小凡都会给他上一些药膏。

丁隐握住张小念的手哀求道“求求你..带我走吧...我真的不想留在这里了...我不想再看见张小凡...”

张小凡一天不见丁隐,来到花园里看见的就是这一幕。丁隐与张小念抱在一起,脸上还挂着泪痕。在自己面前倔强的不愿意流一滴眼泪的人,此刻居然在别人的怀里哭?

张小凡身形一蹿便将人抢了过来,箍在怀里。

丁隐挣扎着要他放开,可是张小凡却越抱越紧。

张小念冷笑“你倒是霸道,你想要他,也不想想人家愿不愿意跟着你。”

张小凡一愣,目光投向怀里的人。

丁隐并没有看向自己,只是拼命地的挣扎要逃离他,仿佛他是什么可怕的怪物一般。

“你真的这么不愿意和我在一起,不想看见我么?之前打了你,我道歉。我愿意道歉,是我的不对。这样,你还是想走吗”

丁隐没有回话,依旧推拒着他的身体,想离开。

张小凡叹了口气,最终说道“我放你走。”


第八章:

张小凡很守约定让丁隐离开了。

丁隐被张小念安置在凡间的一个小村庄里。丁隐的房屋外是一个小花田,丁隐会时不时的出去除草除虫松松土,浇浇水。

闲时会在外面散散步,偶尔串门与邻居聊聊天,日子过的很惬意,至少能经常看见他笑了。

张小凡在天界用着天镜24小时监察着丁隐的情况,看着丁隐浇花开心的样子,自己也会笑出声,看见丁隐旧伤复发的样子,自己也会跟着难过,痛恨自己当年不应该那样对他。

终于有一天忍不住下了凡,张小凡站在门口略施法术隐了身形,静静看着丁隐的一举一动。

丁隐与村民们处的很好,经常有村民们送东西过来,丁隐性子腼腆,漂亮的话也不会说,只会一个劲的道谢然后记好是哪家送的,想着过几天多送几盆花过去吧。

他就这么喜欢在凡间么?在天界从来没见过他这么快乐过。

傍晚,丁隐会一个人在房子里发呆。 

张小凡隐着身形坐在床边陪着他。

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呢?

丁隐抱着双膝透着窗户失神的望着窗外,明明是见惯了日出日落,也不知道他在笑什么。

张小凡指尖施法化作了一缕青烟,隐进了丁隐脑海。 

昏暗的世界里四周都是空荡荡的,隐隐约约能听见说话的声音。

他眯着眼睛循着声音看去,是一群小孩。

个子稍高的小男孩被七八个小女生团团围住,张小凡走进了点听着他们的对话。

“丑八怪”

“就是,娘娘腔!”

“都是你勾引我们天君哥哥的!害的我们都没有办法和天君哥哥说话”

“变态!不男不女!我娘说你这种人是小倌!” 

小男孩虎着眼睛很坚强,站的直直的任他们说。

为首的女生似乎是被他的态度刺激到了,命令两个女生抓住了他的两只胳膊,见他不得动弹后大咧咧的呼了一个巴掌“不准你再接近我们的天君哥哥!否则我们告诉阎王爷爷!让你永生永世都只能投胎做奴才!”

张小凡看不过去想上去阻止,这个时候另一个稍微大点的男生跑了过去,护在了男孩子面前“谁准你们动我的人的?如果再发生这种事,我划花你们的脸!”

语毕拖着男孩子的手将人拉走了。

张小凡还没反应过来,场景已经换了,他转了脖子大概看了一下,是一个简陋的小房间。

这里...是丁隐在天界的房间。 

年长的小男生让男孩子在屏风后站好,细心的帮他擦洗,换了衣服,忍不住的…吻了他。

没过多久,场景又变换了,这次是在大厅。

一位妇人自门外走了进来,年长的那个小男生正直直的跪在地上。

妇人念动了咒语,取走了小男生的记忆。

从那以后小男生对于男孩子的态度因为被取走的记忆而冷漠了下来,看男孩子的眼神只有也只有鄙夷。 

张小凡突然恍然大悟,那是他们小时候。

小时候他保护过丁隐,对他笑过,对他心疼过,对他吻过...

是他母后取走了他的记忆!

因为,他母后知道自己爱上了丁隐。

怎么会这样... 不觉间走出了丁隐的心境。

丁隐一个人缩在墙脚抽泣。

张小凡再也忍不住,现了身将丁隐搂在怀里,丁隐急忙推开张小凡 “主子...请主子放过奴才....奴才以后不敢了。”

没想到,他对自己是这么恐惧。

苦笑,张小凡问道“你做错什么了?”语气很温柔

丁隐低着头道“奴才不知道,只是...奴才一定做错事了!”

没有再说话,张小凡走出了屋子消失了。

从那以后,张小凡总是偷偷的在门外观察着丁隐,陪着他笑,陪着他难过,只要这样就好....只要能这样看着他就很好...也许就这样过一辈子也不错。


第九章:【大结局】

一天一天过去了,丁隐的身体状况日趋变差,从前的烙下的病根长期未治好,生命也快到尽头了吧。

屋子里,丁隐正念着书,一个人影走了进来,丁隐抬起头,笑了笑“好久不见天君了。”

丁隐知道张小凡天天在门外看着他,陪着他。所以,渐渐的没有当时那种恐惧的心理,只是还是隐隐约约会有点害怕。

张小凡楞了一下,没想到丁隐的对他的态度变化这么大。下了决心,张小凡问道“愿意和我回天界吗?”

丁隐摇了摇头“我命不久矣,回天界又能做什么呢?希望天君高抬贵手,放过奴才一命吧。”

“你不会死的,你是仙人,仙人怎么会死呢?”

“其实天君也很清楚奴才的身体状况吧...上次...算了,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他说的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上次?

张小凡几番思索之后…怔在了原地...当时在地府…

见张小凡的目光黯淡下来,丁隐也没有多说什么“一切听从天命吧...”

张小凡转身走了,丁隐并没有去拦他,这人向来都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

过了几日,张小凡再次回来了屋子,手里捧着一个木盒,他微仰着头,依旧是那副傲气凌然的样子“本天君就是天,我不准你死,你就不许死。”

果然,这个才是张小凡一贯作风吧?

丁隐苦笑着摇了摇头。

张小凡不管丁隐想什么,只是自顾自的打开了木盒,一个火红的珠子浮了出来。

张小凡一手捏住它放进嘴里,吻上丁隐的唇,将珠子渡了过去。

丁隐被迫咽下,只觉得肚子里火烧般的难受,心口灼灼的疼,五脏六腑都移位了一般,最后竟是痛苦的昏了过去。

++++++

阳光透过窗子照进屋里,有些刺眼。

丁隐迷迷糊糊的抬手挡了挡,而后慢慢的睁开眼,眨了眨。

花香伴着清风飘进屋内,熟悉的味道,熟悉的屋子…

回想间眼睛里映入了一张含笑的俊美面孔。

“你醒了?还有哪里不舒服嘛?”

伸手轻抚着那人疲惫的面容,丁隐闷闷的摇了摇头。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落入了那人的怀抱,和记忆中一样,很温暖…很有安全感。

丁隐不知道自己究竟睡了多久,朦朦胧胧的他只记得有个人一直守在自己身边,握着自己的手,一遍遍的说着“别怕,困了就睡吧…有我在这里。”

他想,这次睡的真的是够久了,前尘往事都没力气去想了。

人啊,活着的话还是开心最重要,不是吗?

丁隐擦了擦头上的汗,新长出来的小花还很娇嫩不能浇太多水,只除了除旁边的杂草,一抬头远远的他看见了张小凡正背着装满了野菜的背箩一步一步的往家里走,手里还提着一只又肥又白的野兔。

知道他也在看自己,丁隐举了举手里的小锄头,而张小凡也跟着傻笑了起来挥了挥手里的小兔子。

夕阳西下,今天的小村庄里依旧过的很安逸。

— The End  —

设定一开始是BE的,最后隐隐屎了...

但是还是下不了手BE,所以HE了嘿嘿嘿!

_(:з」∠)_ 有小伙伴问我为神马从来不写古文...

摸着良心说 T_T 因为我不会呀

文笔渣...现代文都写不好了写古文简直要我命 QAQ

然后我还是试着写了 Orz 人生中的第一篇古风文

反正没眼看了... o( ̄▽ ̄)d 求轻拍

评论(14)
热度(140)

『陈等等一人圈/水仙大法好』ben骑一枚!大师兄心头肉,已转唯,不吃x霆。

© 素味小笼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