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味小笼包

[戚顾衍生]当大律师遇上小傻子(第一章)

CP:马学仁X张家强

本文对智障人士会有明确的描写,不能接受傻受者请绕道。

-------------------------------------------------------------------------

(一)

“大家辛苦了,那今天会就开到这里结束,散会。”

“辛苦了…”

“辛苦了明天见~”

礼貌性的微笑着打着招呼,马学仁夹着档案袋步出了会议室。

说起他来T城也才两个多月,马大律师的名声却不小。在他手上的案子从来只赢不输,战无不胜。当然在这里没人知道他在香港的过去,在这里大家只知道“京诚律师事务所”里有个圆脸模样的俊俏大律师,为人随和,笑起来有两个小酒窝,且打起官司来特别厉害。

一边想着今天刚接下的离婚案一边朝停车场走去,马学仁停下脚步取下鼻梁上的眼镜捏了捏额头,最近接的案子有点多常常忙到半夜第二天又得早起,身体实在是吃不消。

当他再睁开眼睛戴上眼镜的时候却被眼前的画面狠狠的震到了!

他的那辆银色丰田被人画的五颜六色乱七八糟,车身上还有不少刮痕,作案凶手就在现场—三个七岁左右的小男孩,还有一个十八岁模样的少年。

“喂!你们给我住手!”他大喝了一声,小孩们回头见他立刻吓的丢掉了手中的东西四处分散溜走,独留下那个少年还趴在车上一脸懵懂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马学仁三两步走了上去,气的一脚踢翻了旁边的油漆桶。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真他奶奶的背!

再看车上的人似乎被他的举动吓到了,手里的漆刷一个没拿稳正好落在了马大律师的鞋上,留下一朵血红的印迹后又滑落在地上。

“哈哈!花花~!”

马学仁还在盛怒中没反应过来,那人却一边拍手一边笑了出来。

“哥哥,是花花呀~!”

那人跳下车子蹲下身,伸出食指一边戳着他的鞋子一边念着“花,花。”充满稚气的声音让人不禁猜想他是否只有四五岁。

这人…

这人是故意的么?

以为这样就没事了?

他现在是什么意思?装傻?想蒙混过去?

还是故意在刺激他,引他发火?

各种想法猜测涌出,一时间刺激的马学仁有点招架不住头脑犯晕,退后几步靠在了车上。

“哥哥,你怎么了?”少年站起身,表情看上去有点担心。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我叫张…我叫张家强!”

马大律师面目阴冷可怖,伸手牢牢的抓住张家强的手臂。“你知道我这车多少钱么?你今天不掏钱出来,这事结不了!”

“痛痛…哥哥我痛…你放开我….”张家强扭着手想挣脱。他不知道面前的人是谁,为什么这么凶他,看了看四周这才发现一起玩的朋友们都不见了。

马学仁坚信这人在装傻,冷笑了一声打开车门将人推了进去“带你去警察局,我看你见了警察怎么说!”

“我没有打架,我有乖,我没有偷东西!不要带我去警察局,妈妈说警察叔叔是不抓好孩子的!”少年极力的解释,仿佛去警察局是很可怕的事情,抠着车把手可是怎么都打不开门。

妈妈教过他怎么开门的!可是这个门坏了,旁边的男人好可怕,他害怕。

马大律师全程看戏状,勾着嘴角似笑非笑。

呵,还挺会演,很有天赋嘛!

“你是坏人,我不想和你玩了,我想回家…”那人似乎放弃了挣扎,话语间十分委屈,坐在位子上抬起左手揉了揉眼睛,竟然哭了。

哟,戏还挺足,继续演!下一个奥斯卡奖获得者就是你!

马学仁暗自腹诽,全程不答不说话。

到了警局门口下了车,走到另一边打开车门将人用力的拖了出来。

“啊——”张家强一声惊喘,眨了眨眼睛微张着嘴

“怎么?害怕了?哼,到了警察面前我看你还怎么演!”嗤笑中拽着那人的肩领拖着进了警局大门。

++++++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谈话得到的结论几乎让大律师崩溃…

那人是个脑袋有问题的傻子…

智障…

白痴…

傻子…

轰隆———

脑海中一道雷闪过,炸的他脑内一片混沌!

马学仁脸色难看的紧,一阵青一阵白。

“你也真是的,这么大的人干嘛和一个傻子过不去!”

“就是,看上去也不穷,还指望这么一个傻子给你赔钱赔车?”

警察们的训话还在继续,三三两两的话题全然转到了自己身上。

他!马学仁!有名的大律师,居然因为一辆车子和一个智障过不去!

他!彻彻底底确确实实的欺负了一个傻子!

傻子坐在一边的沙发上吃着漂亮姐姐给他买的波板糖。伸着舌头一下一下的舔,笑的甜甜的,手里还捧着漫画书,也是漂亮姐姐给的。

马大律师垂着头,肺都快气炸了。

“哗”的推开椅子站了起来,迈着步子就往门外走。

“哎,你等等,把他也带走啊。”厅中一名年轻的小警察拦住了他“我们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问不出地址家人电话,你把他带来的,自然也要把他带走啊,不说送回家,你总有责任要暂时照顾他吧。”

“窝艹!他画坏了我的车子,我没办法要他赔钱,你还要我照顾他?”大律师自认良好的修养这一刻轰然倒塌,望向坐在一旁的人,那人也正抬头看他,清澈的眼神显得很无辜,相望间…他再次败下阵来。

不管怎么说,他好像…确实欺负了一个傻子…

++++++

一路上马大律师都在艰难做思想斗争!

是在半路把傻子丢下让他自生自灭,还是将他带回家日后再做打算?

“喂,傻子,你妈妈呢?”撇了眼还在费力吃糖的人,他随口问道。

真不知道那些警察平时都在干嘛,居然能找到这种比脸还大的糖。小傻子举着糖也不咬,就知道一下一下的舔,舔了半天还是那么大,稍微一遮都看不见脸了。

“妈妈很累,睡着了。”张家强停下了动作,小脸揪成了一团似乎是想起了不好的东西“阿美他们说妈妈很累了要睡觉,要睡很久很久,所以家强要乖,听话,不要让妈妈担心。可是我看见妈妈被很多穿白衣服的医生抱走了,然后就不见了。”

“哦。”他应了一声,望着那人单纯的模样实在不忍心再说什么刺激他的话。

造孽啊!!

马学仁也真是觉得自己不容易,这一天过的还真精彩。

++++++

车子送去重新上漆了,要过几天才能拿。两人最后是打车回的家。

抱着终于可以休息一下的心情,大律师可以说是非常愉快的跑去开了门。

结果下了车的小傻子说什么都不肯踏进去。

“我想回家…”张家强低垂着脑袋,委委屈屈的说

“你到底进不进来?”马学仁觉得自己的耐心快被磨完了

“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阿美和姐姐了…我想回家…”傻子急的在原地哼哼

“你以为我不想送你回家?谁想让你住这里啊!要不是你自己蠢脑袋笨会有这么多事?好好的一个傻子乱跑什么?刮坏我的车我还没找你算账,好心的把你接回家你还在这里作怪!爱进来不进来,不想进来就给我滚远点!”攒了一天的火气瞬间喷发,马学仁不由分说的将傻子推离了门口,用力的甩上门。

“砰!”好大一声

呼哧呼哧的喘着气,男人一再的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

闭上眼睛深呼吸了几次,感觉平静了不少,马学仁决定先洗澡换个衣服,后面的事情后面再说。

张家强吸了吸鼻子,扯住袖子擦了擦红肿的眼睛。

眼睛水总是跑出来害他看不清路!

他不敢走太远,刚才坐车子来的时候他听到有狗叫。

他害怕狗,尤其是大狼狗!他还记得以前在香港的时候被咬过,很疼,害他打了好几针,打针也很痛的,那个时候还有妈妈陪在他身边。

他想回家…阿美和姐姐难得带他出来玩一次结果他又跑丢了。

都怪他自己笨!

他听见了,那个可怕的男人骂他傻,警察姐姐也说他傻,还有那些哥哥都说他是傻子,脑袋不好。

因为他傻,所以小朋友们都不肯和他玩;因为他傻所以人家都笑他,欺负他;因为他傻,所以男人讨厌他,骂他。

讨厌…他讨厌这些人,都是坏人。

妈妈说过他不傻,他只是笨了点而已,但他不傻…

张家强胡乱的擦了把脸继续往前走去。

++++++

叼他老母,他就不该改邪归正做个好人!

马大律师恨恨的对着镜子擦着头发,换了身休闲服比起早上的西装倒是显得年轻了不少,这才想起他也才二十七岁啊。

越想越烦,泄愤的将毛巾扔在地上顺带踩了几脚,马学仁最终还是逃不过良知的谴责认命的出门寻那让人放不下心的傻子。

“张家强!张家强!你要是听见就给老子吱个声啊!”

啊!!是那个坏人的声音!

张家强吓了一跳!缩着身子又往旁边挤了挤。

“砰!”本就摇摇晃晃的垃圾桶被他这么一再的推挤再也承受不住重量往后倒去。

叮铃咣啷,垃圾倒了一地。

这么大的声响马学仁不可能没有反应,回头一看,不远处的傻子正从垃圾堆里狼狈的爬起身,抬头—四目相对。

还是那么清澈的眼神,不含一点杂质。

脸上脏兮兮的,有无辜,有委屈。

“哎…”无奈的叹息。

马大律师提步向前将人拉起,抬手抹了抹那人泛泪的眼角“行了,男子汉不准哭!走吧,回家洗个澡,我会帮你找到家人的,到时候来接你好不好?”

张家强挣扎着往后退,他不喜欢这个人,他害怕他,他会骂他…好凶!

“我不要,我想回家,我不是傻子,妈妈说过我不傻,不要笑我,我笨可是我不傻…”

喝!和这个傻子说什么都是废话!那还说那么多干嘛?

马大律师一声冷哼将人拎起扛到肩上,奔着来时的方向往家走去。

—TBC—

评论(5)
热度(28)

『陈等等一人圈/水仙大法好』ben骑一枚!大师兄心头肉,已转唯,不吃x霆。

© 素味小笼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