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味小笼包

[峰霆/项允超xMIKE]晴天 (三十一)

三十一、不准欺负窝老婆!

-------------------------------------------------------------------------

作为一只阿宅,麦可除了喜欢收藏漫画外还喜欢收藏一些对于项总来说奇奇怪怪的东西,例如《死神》里的冰轮丸,《进巨》里的机动装置,甚至还有《银仙》里的大铃铛等等。

对于他的这些爱好,项允超一般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那小孩儿不搞出什么大事情,他玩的开心就好。另一方面,偶尔来些制服诱惑也是不错的嘛!

麦可兴奋的坐在地板上拆着进来的快递,从箱子里拿出了一顶白色假发戴上,胸前是一只大铃铛,站在沙发前向着男人伸出一只手“愚蠢的人类啊,我是你银仙大人!说出你的愿望吧!”

项允超瞥了他一眼,继续低下头看书。

“愚蠢的人类啊,我是你银仙大人!说出你的愿望吧!”说着跳上了沙发,正好坐在项允超的腿上。

“银仙大人,请你让那个麦可永远闭嘴变成哑巴吧。”

“愚蠢的人类!你的内心太过阴暗!本仙要将你打入地狱,好好洗涤洗涤你那肮脏的心灵!”

“我看你是皮痒了吧?”

麦可努努嘴“你又不陪我玩,整天就知道看书!”

“我不看书难道看你?你有什么好看的。”

麦可不想和他争辩这些无意义的东西,机智的调转了话题“明天有一个漫展,我们去逛逛呗!”

“不去。”

“为什么啊!为什么为什么啊!我票都买好了!”

项允超侧过身子往里翻了个身,麦可一不留神咕咚一声滚到了地下。

趴在地板上,小孩儿决定装尸体等着男人来慰问他,结果坐等又等也没等到,反而眼皮越来越重最后睡着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床上,假发,铃铛,包括新到的和服都叠的整整齐齐的放在床头柜上,项允超就睡在自己旁边。

依旧是那张帅死人的脸,明明早就看过了无数次可小孩儿偏偏每次看见都心跳加速。

“不行不行!不能被迷惑!我要戒色!”

麦可在心里怒吼道,然后转了个身背对着项允超闭上了眼睛,睡觉!

++++++

第二天五点半麦可的手机就响了,是前一天定的闹钟。

项允超迷糊的靠在床上看着那人忙前忙后的收拾东西换衣服,大概六点半的时候门铃响了,小孩儿屁颠颠的跑去开了门。

男人还在意外这个时间点会是谁,谁想到进来的是两个完全不认识的人。一男一女,那身打扮项允超见过,就是这小孩儿之前一直在看的动漫里的两个人,一个叫狗神,一个叫什么小雏。

对于让不认识或者不熟的人来家里这件事,项允超还是很介意的。不过看麦可一脸开心的和他们说笑,他也就没说什么了,毕竟让小孩儿多认识点人有些朋友也是件好事。

简单的打了招呼,男人又回到了卧室。

麦可有点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他本来还想把他们介绍给男人认识的。

“我们快点吧,八点还要在漫展门口集合,团长等我们呢!”小A,也就是COS小雏的妹子首先开了口,打开自己带来的旅行箱拿出化妆包开始着手给麦可上妆。

小八也点点头开始忙活起来,准备今天要用的道具,顺便给麦可理了理假发。

小A和小八是麦可加入社团后最先认识的两个人,小A漂亮又大方,小八帅气又温柔,有他们带着,麦可在社团里也算玩得开。

“刚才那个人是谁啊?你哥嘛?感觉脾气不大好的样子。”小八帮麦可整理着腰封,一边问道

“啊….是啊…他人很好的!”麦可支支吾吾的回答。就算再喜欢项允超,他胆子也没大到和谁都公开他们的关系,毕竟,这个社会,对于同性恋还是抱有歧视和排斥的。

等到全部完工已经将近七点四十了,麦可本来还想给项允超看下他的最后造型也还是没来得及。

三个人急急忙忙的赶到漫展门口,团长早就给他们排好了队。

“看,麦麦今天是不是特别的可爱!”小八炫宝似的将麦可搂在怀里

对于他的这幅样子大家似乎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麦可僵着身子挣扎了两下“大老爷们儿有什么可爱不可爱的!”

小A摆了摆手一脸嫌弃“你们俩快去领证吧,天天搁在这里瞎人狗眼!”

小八一听更加闹腾了起来,显然说到了他的心里,抱着麦可左右摇晃“好啊,走,今天就去领证!结婚!成亲!”

玩笑归玩笑,这话一出口还是把麦可吓了一跳,登时就急了“呸呸呸!这话可不能乱说!搞不好要出人命的!”瞪着大眼睛四处搜寻了一遍,确定没有男人的身影这才安下心来。

同龄人在一起总有聊不完的话,爱好相同兴趣相同,打着闹着时间总是过的特别的快。一眨眼已经是晚上七点。

漫场里收摊的收摊,清场的清场,社团里的人挥挥手,各自回家各找各妈。

小八拉着麦可说什么都要送他回家,麦可说什么都不同意,赖在原地就是不动。最后没办法,只能放弃。

“那你自己路上小心点,有什么事就和我打电话。”

“恩恩!你自己路上也小心!”

“好,拜拜。”

深深的吐出口气,麦可怀着奇妙的心情出了展厅。

小八人好是很好,就是太粘人了,要是让超超看见,肯定会以为我在外面找了野男人!这可就不好办了啊!唔!得和小八说一说这个问题!

麦可低着头在心里认真的思考着,没有注意到早就有人跟在了自己的身后。

这一段时间愤青很多,加上种种原因,很多年长点的人都看不爽cosplay这一类的活动,近期不断传出有coser受伤。

而麦可从出来的时候就已经被盯上了,那几个男人在门口蹲了有会儿时间了,可出来的都是成群成伴的,好不容易蹲到了一个落单的,于是暗自使了眼色偷偷的跟了上去。

“哎喂,这是在搞什么东西呢?大老爷们儿化妆化成这样,戴个猫耳朵,扮娘们儿呢?”其中一个男的顺势绕道了麦可跟前,一手揽住麦可的腰往自己怀里带“啧,不男不女的真恶心。”

麦可吓傻了,直愣愣的和他对视。那男人的眼里尽是嫌弃,鄙视。小孩儿心里一惊,挣扎起来。

“怕什么呢?哥哥我们又不会对你怎么样,我们又不是同性恋,死基佬。”那个人一边说一边笑,表情很是狰狞。

“同性恋”三个字传入耳朵里麦可挣扎的更加厉害起来,用力一推扒在自己身上的男人转身就跑。

另一个男的眼疾手快的扯住了麦可的衣摆,捏住麦可的脸将他摁在墙上“跑什么?难道你也是同性恋?哟,难怪喜欢这些东西啊,是个死娘炮啊!”

“草,你他妈的放开我!”麦可只觉得脸上一阵痛,被人抽了两个耳光,那些人的指甲偏长又没修理过,刮过眼皮时伴着刺痛,眼中顿时有了湿意。

“你们快来看,这娘们儿两个巴掌下来就哭了,真不知道是不是男人啊?”男人嘲讽着手往下探“要不要把裤子都脱了哥们儿几个来验证看看?”

“老子是你爸爸,乖儿子你说老子是不是男人?”麦可舔了舔唇,恶狠狠地盯着眼前的男人。

随后不意外的换来了一顿暴打。

麦可蜷缩着身子趴在地上,他倒宁愿被打,至少不会让他恶心的想吐。

警车的声音自远而近,看来是有路过的人看不下去报了警。

“草你妈的,别让老子再看见你,否则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麦可强撑着爬了起来,浑身上下疼的厉害,但是现在不跑一定会被警察带走录口供,他还不想把事情闹大,怕项允超担心,怕被骂。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是男人打来 的。麦可抖着手还是接了,原本被打的时候都没有哭,却在项允超开口的一瞬间眼泪接二连三的滑落下来。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先别哭,你在哪里,我马上来接你。”

麦可抽噎的厉害,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有不断的大口喘气才能舒服点。

手里还握着手机,但是却没有人再说话,他听见对面男人翻东西的声音,似乎是找到了钥匙,然后面前的大门打开了,他看见了那个正拿着电话皱着眉头满脸担心的男人。

彼此都是一愣。

“你他妈的傻站在门口干嘛?进来啊!”

脱衣服,洗澡,上药,男人一手全部包办,等到上了床,麦可情绪逐渐稳定才开口问了全部事情经过。

小孩儿一边说一边注意到男人的眼色越来越沉“其实,我也没那么疼,只是小伤…”

“你他妈脸都肿成这样了还叫小伤?身上一片轻一片紫叫没事?”项允超压低了声音,忍着怒火不让自己爆发

麦可乖乖的闭了嘴,男人将煮好的鸡蛋剥了壳,贴到小孩儿的脸色轻轻的来回滚“你还记得那些人长什么样子吗?”

“看见了应该认识。”

原本以为项允超只是随口一问,没想到第二天男人就带回了一沓子照片。

麦可在一堆照片里找啊找,终于发现了目标任务“就是这两个龟孙子!”

项允超将那两张照片单独挑了出来捏在手里,眸中一暗,嘴角勾出一抹冷笑“晚上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麦可一瘸一拐的爬到沙发上拿了个抱枕抱在怀里,非常不爽的哼了一声“我都快三级残废了你还要折腾我,我才不出去!”

项总起身跟着过去就是一脚踢在麦可的屁股上“劳资让你直接半残。”

“有你这么对待病人的吗?”

“一点儿伤就唧唧歪歪还哭成那个熊样,真是个娘们儿。”

“你说谁是娘们儿呢?”

“你。”

“你…!”

麦可咬着牙也不知道该怎么回,这个时候说“你去死!”无疑更加会证明“娘们儿”这个说法!最后恨恨的将手里的抱枕砸了过去“滚!!”

项总一歪头轻松躲过抱枕的袭击,嘴角一勾,轻笑“泼妇。”

++++++

吃过晚饭,段泽和卞浩开着车过来接人了。

项允超将人打横抱起,微微吃力的人将人抱进了车。

麦可有点心虚“我是不是太高了?哎呀,我自己可以走的!”

段泽卞浩听见这话大气儿都不敢出,各自望向窗外。

一路沉默,到了目的地项允超果然没有再去管坐在车里费力往外挪动的小孩儿,早早的下了车。

“妈的,小心眼,白眼狼,负心汉,王八蛋…”麦可吃力的跟上男人的步伐,一瘸一拐的小跑

等他赶到的时候,项允超段泽卞浩已经坐在一边喝起了咖啡,旁边地上捆着两个狼狈不堪鼻青脸肿的人。

“哎呀我的妈…”走近一看,居然是那天晚上打他的那其中两个人,麦可吓得后退了两步“你…你们想干嘛…!!”

“瞧你这出息。”项总恨铁不成钢的嗤了一声,起身拽起其中一人的头发将人拖到麦可面前“就是他们打得你?现在让你打回来。”

那个人本就已经被打的没了多少意识,现在只能本能的双膝跪地磕头求饶“放过我吧,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放过我吧!”

段泽将另外一个人也拎到了前面来,抬脚一踹那人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疼的龇牙咧嘴仍不住的骂“妈的,原来是你这个死娘炮,怎么,自己打不过现在找了情人来报仇?”

“报你奶奶的头!老子踢死你这个大贱人,龟孙子,王八蛋!”不提还好,一提那火简直蹭蹭蹭的冒,麦可扑上去就是一顿猛踢猛打。

卞浩悠悠的端了两杯茶走了过来,一杯递给了项允超“以前也没看你这么极端过,怎么,这次不怕事情闹大?”

“没死就好。”简单又粗暴真不愧是项总的风格。

麦可气喘吁吁的从那个男人身上下来,小跑到项允超身边一脸崇拜“超超,你怎么这么厉害!这样也能让你查到!”

“最近不少coser被打事件都是他们弄出来的,也算小有名气了,要找他们也不难。”项允超走了两步一脚踢到其中一人的两胯之间“这么喜欢脱人裤子,嗯?”

段泽十分配合的递过去一把刀,项允超三两下就给他划了个光“就这么裸着吧,等会儿会有人来接你的。”

车子停在不远处,麦可跟在他们三个人后面频频回头十分猥琐的用手机拍了好几张照片“我要洗出来人手一张!”

“你怎么这么恶心。”项允超皱着眉头一脸嫌弃

卞浩倒是觉得麦可的举动很对胃口“等会儿记得发朋友圈,来来来,分享分享。”

到家之后麦可特地去洗了个香香,躺在床上摆着各种姿势准备好好的感谢一下自家老公。

噫,万一超超洗完澡看见我雪白的肉体一时兽性大发肿么办?万一不做润滑直接进来肿么办!痛死了肿么办!

麦麦犹豫再三停止了摆造型,从床下翻出了小润给自己做起了润滑。

项允超从浴室出来后就看见了那个扭曲成一团的身影,微微怔住“你在干嘛,练瑜伽?”

麦可全身一僵,尴尬的钻进了被窝,一根手指还插在屁屁里。

项总眼尖的捕捉到了,无奈之余心里还在大笑。一个纵身跳上床将人连同被子抱在了怀里“你怎么这么该死的可爱!”

麦可缩在被子里欲哭无内…

各种丢人尴尬的画面都让他遇到了,特么的好想去屎!!

—TBC—

我来更文啦\(≧▽≦)/我素不素很勤奋!

Orz 千年等一回神马的,人家都不好意思鸟~【趴

哎呀老规矩OvO错别字不通顺的句子待我上床改!

评论(55)
热度(118)

『陈等等一人圈/水仙大法好』ben骑一枚!大师兄心头肉,已转唯,不吃x霆。

© 素味小笼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