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味小笼包

[峰霆/项允超xMIKE]晴天 (三十)补全完整版

三十、人生有无数个第一次+YD的代价

(补全第三十章完整版)

毕竟是山里,到了晚上气温下降的实在很快,过了会儿居然下起了小雪。

项允超搓了搓冻得有些僵硬的双手低咒了一声,从包里拿出羽绒服套上,跺了跺发冷的脚,心里越发的担心那个跑的不见的小孩儿。

麦可心里也十分后悔…

为了秀恩爱,他特地将一直舍不得戴放在床头收藏的戒指拿了出来。早上出门前还举着左手反复的看了一遍又一遍,一路上都好好的不知道为什么准备下山的时候突然不见了,左手上空空的。

注意到的那一瞬间心都凉了,急得要死只想沿着来时的路好好找一找,说不定还能找得到。

可现在…别说是戒指了,就连他自己也在山中迷了路。

望着缓缓飘下的雪花,麦可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啊啊~肯定又要被骂了啦~”小孩儿懊恼的大叫,原地转悠了几圈后认命的找了块稍微干净点的地坐下来,紧了紧身上的外套。

真冷啊……

项允超一定很生气!

他又闯祸了…不想给他添麻烦的…可是…

男人现在一定在急的到处找他吧…

寂静的山里,麦可甚至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月光洒下,他有些恍惚。

多么似曾相识的场景啊…只不过那次有男人陪在他身边,而这次只有他一个人。

“我不想死啊…我不想死在这种地方…”他喃喃的说

如果到最后男人都找不到他,说不定他真的会死在这种地方…

不要…他才不要这样!

麦可拼命摇头在心中大吼!

他要死也要死在项允超身边啊!!

想象一下那个画面…

项允超紧紧的握着他的手,眼中含泪“山无陵…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唔~尔康~~”

那深情美丽的画面仿佛就出现在眼前一般,麦可情不自禁的伸出手。

看见了…

他看见了…

他看见男人正一步步向他走来!

英挺的五官,俊美的脸庞,眉头微皱,十分不耐烦的样子!

啊~这人怎么就算在假想世界里也是这死德性啊…笑一笑会死吗?

“你干嘛,笑的这么恶心。”

帅气的男人走至自己面前,一脸嫌弃的斜睨着他。

麦可撅起嘴转动着小脑袋瓜思考着该怎么反驳,但又怕大声说话把眼前的幻觉给吓跑了。

“喂,你没事吧?”

脸颊一痛,身前的那个“假”项允超,正弯着腰捏住他的脸,两指使劲拉扯。

“泥好坏啊,在幻觉里也这么欺负我!”麦可的脸被他捏的通红,口齿不清的抗议

项允超“噗嗤”笑了出来,拍了拍面前小孩儿的头。脱下已经被自己捂热的外套给小孩儿穿上“什么幻觉,难道在你的印象中我就是一直欺负你的吗?”

麦可这才反应过来这不是幻觉,而是真的项允超!

心中一慌赶忙就避开了眼,支支吾吾的头也不敢抬。

“你怎么了?”拿出新的羽绒服穿上,项允超偏过头问着麦可

小孩儿摇摇头“没事…”

“有什么事你就说啊!”

一句话吼的麦可直接闭了嘴,闷着脑袋不再说话。

项允超也不再管他,背起包往原路走却是故意放慢了脚步等着那人跟上。

麦可一步一步的跟在男人身后,想说话又不敢说。

他不敢告诉男人他弄丢了他送给自己的戒指…

他突然觉得自己好过分…好厌恶这样的自己…

粗心大意…总是闯祸…

越想越心塞,越想越郁闷,大冬天的眼泪就这样吧嗒吧嗒的掉了出来。

原本紧跟着的脚步也放慢,最后停下…然后身体被人搂紧了,面前紧贴着的是男人温暖的怀抱。

“对不起…对不起…”麦可拽进了男人的衣领,埋着头道歉,一边说一边抽噎,特别的可怜。

项允超在发现他在哭之后就已没了脾气,抱紧了怀里的人好声安抚“到底是怎么了,嗯?”

“我…我…”

“什么?”

“我把你送给我的求婚戒指弄丢了!”咬咬牙麦可终于说出了口,同时也紧紧的抱住了男人的腰,仿佛怕他跑掉似的。

项允超听后先是一愣,然后便是无奈“你就为了这个突然跑掉,然后躲了我半天?”见小孩儿点头,男人更是气苦。

“对不起,我又闯祸了。”

“你是闯祸了,但是你错的不是丢了戒指,而是让我担心。一个戒指而已,你想要,我可以再送你十个,一百个。对我来说什么都没有你重要,你明白吗?”

“不一样!”麦可摇头“那是你向我求婚的戒指,人生第一次,是独一无二的!”

“人生有许多的第一次,难道你要一一收藏吗?”

“什么?”麦可歪着头显然没懂男人的意思。

项允超撇撇嘴说“你第一次尿床,第一次哭,第一次笑,第一次开口喊爸妈,第一次恋爱。这些,都是第一次。人生可以有很多个第一次,包括我第一次亲你,第一次干你…这些难道不是独一无二的吗?”神色正经,语气严肃,却愣是让一旁在听的小孩儿红 了一张脸

“可是…那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麦可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男人说的确实很有道理啊…

“好了,别纠结了。结婚的时候不是还有个第一次嘛?”

听项允超这么一说,麦可也不再纠结了,笑嘻嘻的粘到男人身上“这么说你是不是也有很多个第一次是我的呀!”

“嗯…这么说也没错。”

“哈哈哈,我就知道!快和大爷说说有哪些啊~”

“你真想知道?”

“恩恩!”

项允超勾了勾手指,麦可立刻把耳朵凑了过去。

“项允超!你他妈的怎么不去死!!!”

++++++

俩人一路吵吵闹闹的下了山,帐篷在卞浩他们那里,这种情况想就地露营都不可能。

“听说赤身相拥是取暖的最好办法,要不我们试一试!”

“试你妈个头,你想冻死是不是。”

……

……

“哎哟喂,我们是不是不小心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话呀~”

麦可与项允超这才发现不远处的小路上有三座小山一样的帐篷,而那声音的主人正从帐篷里钻出一个头,嬉皮笑脸的看着他们。

项允超翻了个白眼,将段泽探出来的头狠狠的按了回去“给老子让个地,冻死了槽”

“哎哟,听说赤身相拥是取暖的最好方法,要不我们试一试?”卞浩贱兮兮的捏着嗓子学着麦可的话 

“试你妈的头!老子又不是说给你听的!”麦可瞪了他一眼,跟着项允超进了帐篷。

一群人简单的解决了晚餐,麦可摸了摸肚子又从包里翻了几包零食出来,撕开一袋继续吃。

段泽摇摇头,一脸的嫌弃“刚吃完四条长面包,你还吃薯片,真怕你哪天把允超给压死。”

“我才不会!而且超超才不嫌弃我胖!”

项允超漫不经心的扭头看了一眼斗嘴的俩人“最近猪肉多少钱一斤?”

小孩儿一听立刻哭丧起了脸“超超,你嫌弃我?唔…你这个没良心的…”

“不,你随便吃,我绝对不嫌弃,到时候说不定能卖个好价钱。”

旁边看热闹的卞浩笑的花枝乱颤,麦可青着脸愤愤的从零食袋里抓出一把薯片,刚举起手打算扔向男人的时候,项允超出声了“麦可,我劝你不要做傻事。”

小孩儿委屈的缩回手,薯片本来就是油炸食品,这么一抓手上自然是油乎乎的还沾满的碎屑。

项允超皱眉,默不作声的拉开裤子口袋拉链。作为一个有轻度洁癖的人,随身携带湿纸巾自然是必不可少的。拉开封口抽出一张湿纸巾,将小孩的手握在手里一点一点的仔细擦干净。

说嫌弃我的是你,但一直为我付出的也是你。

呐,项允超啊~你什么时候才能诚实可爱一点呢?

望着男人的动作,麦可傻兮兮的笑了出来。

++++++

晚上九点,几个人依旧和打了激素似得兴奋的不得了,几次串门之后,大家终于决定了斗地主。

项允超麦可一组,丁丁段泽一组,卞浩一个人一组。

对于斗地主这种牌类游戏麦可自然是一窍不通的,不过坐在旁边的项总倒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看来的扑克牌界的大手。

想到这里,小孩儿倒也放了心!殷勤的给男人端茶倒水捏起了肩膀“老公加油!多赢点钱!这样我买衣服零食的钱就有人报销啦~”

“喂喂,你当我们的聋子啊,说这种话声音小点行不?”卞浩臭着脸嚷嚷,嘴角还露出了一抹诡异的微笑“再说,你也不问问你老公他会不会打牌。”

项总抬起头,一记眼刀扫过去对面的人乖乖闭嘴开始摸牌。

卞浩刚才说的话麦可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作为一名好小受自然是要无条件相信自家老攻哒!

……

第一局开始,每个人各摸了17张牌,余下三张牌放在一边。

段泽与丁丁盯着手里的牌讨论了许久,最后说道“不叫”

卞浩果断的跟上“不叫”

项允超握着牌面无表情的抬起头“叫什么?”

众人傻眼,虽心里早已笑的癫狂但脸上都还是一副正经模样。

丁丁干咳了两声大致的介绍了一下玩法,大家再一次开了局。

……

麦可勾着脑袋看着男人手里的牌,虽不懂玩法但也知道小丑模样的牌是大牌。所以当看见男人抓到小丑牌时,嘴角就忍不住上扬,甚至拍手笑出声。

两局下来,段泽与卞浩就抓到了这个点,暗自使眼色联手攻打项允超。

牌桌上表面风平浪静,实在暗潮汹涌。几局下来项总输的最多,不管是不是地主!

项允超脸色难看的紧,勾勾手指让麦可凑耳朵过来,小声说了几句。

后面的几局里小孩儿都持续一副死人脸的模样,牌桌上终于恢复了公平公正。

纵是这样,项总依旧可以说是惨败结局。

麦可十分的郁闷,看着段泽与卞浩凑在一起数钱的模样直把牙磨的“嗝吱”作响。

++++++

半夜,山上更冷了,麦可与项允超裹在一张被子里互相取暖。

小孩儿一条腿架在男人的腰上,一手环着男人的背,整个人都贴在项总的身上,嘴里还念念“好冷啊,出来一趟真不容易,打牌还输掉那么多钱,早知道你不会就不打了嘛,这倒好,一毛钱都没赢回来还出去那么多!”

“你到底还要说多久?”项允超大手一挥,将人从自己的身上掀了下去。

麦可“咕咚咕咚”滚了两圈,冻得手脚发颤急忙又粘了回去“冻死我了冻死我了!”

“滚,抱着你的钱睡觉去。”

“哎哟超超别这样嘛~老夫老妻的了计较什么钱呀~”

项允超冷哼了一声没回话,将人重新拉到自己怀里抱好。

麦可嬉笑了两声缩在男人怀里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帐篷里一片安静,帐篷外时不时的传来几声呜咽。

项麦二人很有默契的互相蹭蹭没有去管。

“啊~嗯~”

“快点~”

“就是那里!”

“啊~你好棒~”

声音越来越大,已经不是想不去管就行的了,而且这声音很熟悉,不难猜出是谁的。

麦可咬牙切齿的骂出一声“禽兽。”拿起外套套上,正要起身去制止这种不良行为就被男人拉了回来。

项允超从包里拿出手机,三两下就调出了录音界面。

小孩儿十分惊讶。

卧槽!他居然还有这种癖好?!难道说他们做那种事的时候男人也会偷偷录下来?不过录下来干嘛呢?唔!不会趁他不在家的时候…哎哟!讨厌啦!真让人不好意思!

项总斜眼看着麦可的表情变化,不难猜测那人定是又乱想了什么不好的画面。

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是直到麦可几乎已经可以伴随着那声音入眠,那两人才终于完事了。

项允超心满意足的按了保存,穿上羽绒服拉开帐篷窜了出去,过了没多久拿了一沓子钱回到了帐篷里。

原本快要睡着的麦可一听见数钞票的声音立刻清醒了,三两下爬到男人的身上双眼放光“你你你…怎么弄来的?!”

项总邪魅一笑“你猜。”

小孩儿脑袋一片混沌,思考一番后惊叫“就…就算输了钱你也不能去偷啊!快,快回去!万一那两个小贱人报警怎么办!”一边说一边抖着手推着男人往外爬

项允超满头黑线,抬手对着麦可的屁股就是一巴掌“给老子安静点去睡觉,就这点钱老子稀的去偷?你当我录音是为了什么?”

麦可这才反应过来,笑嘻嘻的把钱塞到包里仔细检查拉链拉上后回了被窝。

“滚,离老子远点,冷死了。”

“哎哟!抱一抱就不冷了!这种时候就需要互相帮助,懂不懂啊同志!”

“懂你妈个头。”

第二天一行人按原路下了山,虽然这次的露营并没有和预想的那样成功,但依旧增进的大家彼此的感情(?)尤其是麦可,受益颇多。

段泽与丁丁一路都是蔫蔫的,走路漂浮仿佛精气被吸干。

麦可暗骂活该,让你们大晚上不睡觉干那种少儿不宜的事情扰人清梦!哼!

……

回到家里洗完澡,小孩儿盘着腿坐在床上数钱,一遍又一遍。

项总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戴着眼镜看书。

在数了第八遍,确定金额是三千元之后,麦可将钱叠好塞进了自己的钱包里面。

动作十分的自然,十分的表脸!

“哎!超超!”睡觉前麦可突然开口喊道,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东西

“干嘛。”

“段泽和丁丁把我们送到家门口的时候拉着你说什么啊?”

“他们问我录音删了没。”

“那你怎么说的啊?”

“删了。”

“尊的啊?!”

“假的。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放过他们?”钱是这么好赢的么。

麦可听着男人的话只觉得背后毛毛的,脑海中飞过段泽与丁丁的脸,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小孩儿默默的在心里少了三炷香。

—TBC—

本来想新开一章的~蛋素更新的还是与露营有关的!所以归为一章啦!

新年元旦快乐!!食用愉快!!

老规矩!错别字不通顺的句子待我上床改!

评论(28)
热度(108)

『陈等等一人圈/水仙大法好』ben骑一枚!大师兄心头肉,已转唯,不吃x霆。

© 素味小笼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