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味小笼包

【小笼包的 晴天 同人】【项总X 麦可】零食也别想收买我的爱

小尸写的《晴天》同人!!23333!项总辣么温油不科学!

西湖小尸:

 @素味小笼包 

小学生文笔当礼物,失忆这么狗血的梗不来一发吗?!

虽然觉得没写出想要的感觉,但是请不要嫌弃的收下吧,都是我的爱我的爱啊 O(∩_∩)O~

——————————

项允超暗自运气,看着眼前抱着被子缩在床头用陌生、警惕眼神看着自己的麦可,刚才医生检查结果明明说车祸只擦破额头点皮,怎么就搞到失忆了,还唯独忘了他!

“麦可,我再问你一遍,你真的不记得我?我是项允超。”项允超脸黑黑的,双手撑在床上,非常有压迫性的俯在麦可身前。

“我知道你,你是项市集团的负责人。”麦可揪着被子点头回答。

“除了这些呢?”

麦可摇头。

 

项允超就纳闷了,自己为了安抚吃不到零食闹脾气的小孩儿决定带他去吃牛排,结果开车过路口的时候碰到一辆酒驾的车子冲过来,好险避开了直接冲撞,两人因为撞击受了点轻微的伤,可是等他从急诊室出来要去带麦克走的时候这小孩儿竟然哇哇大叫说不认识自己。

 

“那个,项总,请问您可不可以帮我打电话给我的同学,让他们来接我?”麦可小心翼翼的问,语气也是从来没有过的礼貌疏离。

“打给乐晗吗?”项允超翻找着手机通讯录随口问。

“嗯,让乐晗来接我就好,您认识他哦?”听到熟悉的名字麦可放松了一点,还笑出了一排白牙。

项总捏紧了手机:“算了,我也知道你们学校,我送你回去吧。”

麦可拘谨的坐在副驾驶座位上,他小心的用余光去瞥男人,刚才他醒过来这个男人竟然跟医生说是他的男朋友,这怎么可能啊,他根本不记得他有交往的对象,之前才被学姐甩了,可是这个男人是项市集团的总裁啊,年轻有为,是报纸上大肆宣扬的青年才俊。

而且,麦可又看向男人,脸黑黑的,气压还那么低,不会其实事实是男人是肇事司机,为了避免被警、察追究才故意这么说的,对,一定是这样!

项允超完全不知道旁边麦可脑补出什么,只是他现在心里乱糟糟。

“您……”

“您什么您?我他妈看起来有那么老吗!”项允超不待麦可把话说完就先爆粗。

麦可吓了一跳,报纸上果然都是骗人的!

……

“你想问什么就问吧。”项允超控制了一下脾气,胸中从医院出来就憋了的一口气也算撒出来了。

“唔……没有。”麦可把衣领拉高,脑袋缩进去。

项允超一路“啪啪啪”得拍喇叭,最后车停在麦可校门口,他习惯性去拉小孩儿的手,被小孩儿惊慌地拍开,飞也似的打开车门跳下去。

乐晗等在校门口,就看见麦可受惊兔子似的飞奔着向他跑过来,后面跟着的项允超都能看见一脑门子的黑线。

 

“项总,麦可就先交给我吧,他想不起来你也不能来硬的不是。”说完乐晗还是没绷住笑。

项允超看躲在乐晗后面麦可,他听见刚才麦可刚才跟乐晗说是自己在车里非要抓他手,想想当初还是麦可巴巴地跑过来黏自己,怎么现在自己拉他一下就变成变态似的。

项允超没办法只能答应,然后看着麦可拽着乐晗的衣服跟着他往宿舍楼走,连头都没回。项总愤恨的踢了一脚沙子。

 

第二天项允超打包了麦可的几件换洗衣服和睡衣又去了学校。

昨天晚上乐晗给他发信息说麦可有点失眠。乐晗说本来想让麦可睡自己床铺,或者俩人挤一下,毕竟麦可好久不回来住,他的床铺也落了土不太干净了,但是麦可执意自己一个人睡,但就是翻来覆去很久才睡着。

项允超看着短信心说那是,宿舍的床怎么能和家里的床比,曾经麦可就说如果可以他想一辈子都赖在床上,睡惯了大床回去睡木板床不知道小孩儿习惯不习惯,平常睡觉也都爱往自己怀里钻,踢被子什么的坏习惯也没改,千万别又着凉了。

 

项允超到麦可宿舍门口,乐晗把他让进去,自己又找了个借口跑了。

项允超把麦可的东西放好,衣服从袋子里取出来,麦可开始没什么反应,但是看见自己的睡衣被男人拿出来顿时就脸红起来,他小声的问:“我们、我们是不是真的像乐晗说的是、是那种关系?”

“哪种关系?”项允超还是忍不住逗麦可,小孩儿后来和他在一起脸皮越来越厚,都不怎么会害羞了。

“就、就是那种关系啊。”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项允超看麦可脸憋得通红,上去忍不住揉了一把他的头发,还是那么柔软,可是当项允超下一步想顺势把麦可抱在怀里却被躲开了。

气氛一时又变得有点尴尬,项允超一看表正好是午饭时间,就提议带麦可去吃饭。

落座在高级餐厅里,麦可依旧埋着头吃,项允超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打开话题,生硬的问了一句:“你最近要期末考试了吧?”

麦可歪着头看项允超,思索了一下回答:“嗯,过完这学期我就该大四了。”

“哦,是啊,那挺好,马上就可以毕业了。”

“大四需要到公司实习,拿到学分才能毕业。”

“对,你之前提到过,你可以来项氏实习。”

项允超说的平淡,但是麦可却“刺啦”用刀子在盘子上划了刺耳的一声。

“对、对不起项总,但是我不会去你公司实习,我也不要你的钱,我、我不要和你是那种关系了,你以前是不是给我钱,我会还给你的,衣服和东西我都还给你。”

小孩儿一紧张声音不由得就大,加上有歧义的话,旁边几桌人已经投来好奇的目光。

项允超也明白小孩儿的话了,心里骂乐晗,不知道他到底怎么跟麦可说的他们关系的。

拉着麦可一路出来餐厅,等停下来看麦可整个人脸色惨白,“你他妈刚才那话什么意思?”

麦可鼓起勇气,抬头看着项允超说:“乐晗说我们在一起了,还说我搬过去和你住,你是项氏的总裁,难道不是、不是你在包养我吗?”

项允超亲口听到麦可说出来差点气得厥过去。

“你就是这么想你自己的?!”项允超厉声问到。

麦可红着眼圈反问:“那你一个总裁怎么可能和我在一起啊?”

项允超又被被噎住,他跟麦可说,他们是真心相爱的,但是小孩儿就是不相信。

 

项允超找乐晗出来质问他,乐晗很不好意思的道歉,他是真没想到麦可会把事情想歪了,“不过项总,其实也不能怪麦可啊,他失忆了,突然告诉他有一个又帅又多金的大老板喜欢他,正常人谁都不会相信吧。”

“他不相信那我怎么办?”

乐晗看着烦恼的项总,说:“他不相信,你就让他相信呗,你要真喜欢麦可就把他追回来,但是你要是觉得不想和他在一起了,就正好放手。”说道最后乐晗少有的严肃。

项允超冷笑,放手?这辈子麦可都逃不出去。

乐晗看到项允超的笑打了个抖,笑眯眯的又说:“说真的,他要是忘了你你就让他想起来呗,多找他说说话。”

 

于是第三天项总等在图书馆门口截到要去食堂吃饭的麦可,项允超扬起手里的袋子:“我买了午餐,一起吃吧。”

乐晗在一边夸张的喊:“哇,那家著名的西餐厅啊,是牛扒耶,麦可你有口福了”

项允超看麦可在我不想和你多接触的情绪和牛排看起来好好吃中摇摆,最后还是成功拿下。

两人坐在学校后面的小树林里一人抱着一个打包盒,项允超看麦可大口大口的吃完他自己的那份牛排,抹抹嘴就要走。

项允超不急不慌的又拿出一杯珍珠奶茶,麦可刚吞完一整块牛排正好有点渴就接过去了重新坐在项允超旁边。

后来麦可又“勉为其难”地从项允超手里接过一块黑森林蛋糕、一包薯片、两块巧克力和一包果冻。

项允超一边唾弃自己放弃原则用零食攻陷麦可让他重新想起来自己的政策一边手不停的给麦可递吃的。

最后麦可打了一个响亮的饱嗝:“谢谢你请我吃饭,原来之前真的是我误会你不好意思,但是我真的想不起来,我下午还要复习就先走了。”

项允超嘴角直抽,他努力扬起一个迷倒众生的笑容:“没关系,慢慢来,我会让你想起来的。”

麦可抿抿嘴,看向项允超——身边空了的袋子说:“那我真的走了。”

晚饭是蒜香面包、鹅肝、鳕鱼排、生菜沙拉、草莓布丁、话梅、水果软糖、杏仁曲奇、琥珀核桃。

项总从乐晗那里得到的反馈是,小孩儿已经把自己从陌生人上升到项允超是一个好人的境界了。

项允超挂了手机推着购物车继续在超市里扫荡小孩儿之前爱吃的零食。

麦可考完试正式放假,学校开始清人,项允超顺理成章的提出接麦可回去住,来接人的当天,他特意降下后座的车窗让小孩儿看清楚后座袋子装了多少零食。麦可想,我才不是为了能吃好多好吃的才跟他走的。

麦可在项允超的房子里过着衣食无忧、好吃懒做的生活,早上起来项允超把早饭放床头,会跟他打声招呼再去上班,而他哼哼唧唧的应两声翻个身继续睡,睡到快中午抓抓肚皮跑到楼下喝杯牛奶,再等一会儿项允超会买午饭回来,下午他和乐晗联网打游戏,再等项允超回来收拾完围绕他身边一堆零食空袋,把晚饭摆上一起吃饭,最后晚上的时候和男人一起抱着爆米花看大片,家庭影院的效果真不是盖的。

电影字幕出来的时候麦可抓起最后一把爆米花问男人吃不吃,然后塞到自己的嘴巴里,他含含糊糊得说:“项允超,你说我们一起在一起就是这样的吗?可是为什么我感觉这么不真实?”

“不真实?怎么会呢?我们一起就是这样幸福的在一起的,你现在难道不幸福吗?”

项允超温柔的话像催眠的咒语,麦可迷蒙着眼睛倒在项允超肩头:“……是吗……可是,为什么我觉得不对劲……”

项允超揽住麦可,将麦可手里的爆米花桶抽走,直接将人抱到俩人之前的卧室。

 

麦可懒洋洋的在大床上醒过来,鼻子秀嗅嗅竟然有煎培根的味道,他惊喜的看到床头摆放着的培根煎蛋还有牛奶。

“蹬蹬蹬”地跑下楼,男人正喝完最后一口咖啡,把报纸叠起来要出门。

“项允超!”

男人伸手接住冲他跑过来的小孩儿,帮他理好散乱的睡衣:“今天怎么这么早起来,早饭吃了吗?中午想吃什么我买回来?零食已经补满了但是要少吃一点。”

麦可被项允超抱在怀里一句话没说,撒开男人的手跑到厨房拉开食品夹,果然四层的架子上塞买了被男人唾弃的薯片饼干。

项允超跟到厨房问:“怎么了?还有什么想吃的我下班买回来?”

却不想刚问完就被麦可尖叫着揪住衣领:“啊啊啊啊啊!!!项允超你说!你是不是做对不起我的事情了,不然干嘛突然对我这么好!!快说快说!”

项允超先是一愣,低头瞅瞅麦可用力抓他的双手,又见麦可一副兴师问罪凶巴巴的样子,勾起嘴角哼了一声,一个用力将麦可掀开并且重新将人压在厨房的壁砖上。

“┗|`O′|┛嗷~~ 你个没良心的肯定是做对不起我的事情了,现在还要打我,没天理了!”

项总压抑了许久的心慌终于爆发出来,他单手捏住麦可的脸颊,用力到麦可脸上的肉肉都堆起来:“敢骂我就是想起来了是吧!”

“唔唔唔……呜呜呜……”

“妈的!让你嘴馋是不是,啊?让你给我玩失忆是不是,啊?你现在认得你男人了不!”

麦可夹在墙和项允超中间扭动挣扎,拍打男人的手。

项允超钳住麦可的下巴,手在麦可脸上左捏右捏,拔开麦可的睡衣又在肚子上戳,麦可上下失守,被男人戳得很疼眼睛里泪汪汪的。

“你还委屈了!你看看你,脸上肚子上全是肉,你干脆改名算了别叫麦可了叫麦丽素得了,根本就是一颗球!”

麦可也想起来了,想到男人这段时间对他的好,对他各种的宠,不由得扬起笑容缠住男人的手臂。

项允超看麦可肉嘟嘟的脸被自己都掐红了,也有点心疼,但是又想到刚才他去摸麦可,真是满身满脸肥肉,都是垃圾食品惹的祸。

项总重新板起脸推开麦可:“你从今天开始减肥,零食一律扔掉,早午晚三餐各一个苹果加水煮青菜,没!有!肉!而且要增加运!动!量!”

“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项允超你坟蛋!”

项总独留胖小孩儿在厨房跳脚,自己拿了外套准备去公司,脸上是多日来难得轻松的一个微笑,晚上回来还要把客房的东西重新搬回来,项总想,麦可果然是不会和他分开的。

END

 

 


评论(7)
热度(178)

『陈等等一人圈/水仙大法好』ben骑一枚!大师兄心头肉,已转唯,不吃x霆。

© 素味小笼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