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味小笼包

[峰霆/项允超xMIKE]晴天 (二十五)

二十五、父母单元END

不拖着让大家难受,所以这次写的非常长,大概是两章的量!

又长又粗的喔!!喔喔喔!!!

>_<我尊素小天使!!

--------------------------------------------------------------------

原以为事情被揭穿之后项妈妈会立刻发起攻击,却没想到这一个多礼拜里居然都都风平浪静的。

麦可不经暗猜:难道这老妖妇收手了?啊…项妈妈一定是被我和项允超的真爱给感动了!!一定是的!!

估摸着一切都开始往好的方向发展了,小孩儿每天都乐呵呵的,加倍的做好吃的饭菜填饱项总的肚子,在家的时候更是粘着男人跑前跑后,偶尔捏捏小腿,揉揉肩膀,然后凑过去问“你看你爸妈都接受我们了,到现在都没找我麻烦,你啥时候跟我回家呗?”

项允超瞥了他一眼,难怪最近这么殷勤,原来在这等着他呢?“我是无所谓,就怕你爸妈接受不了。”

“怎么会,我爸妈特别的讲道理的!只要我们真心相爱他们才不会拆散我们!他们又不是你妈那个老妖…”未说完的话被男人的一记眼刀吞回了肚里,麦可撅撅嘴改口“他们又不像你妈妈,那么不通情达理对不。”

项总冷哼了一声没回话。他心里也很清楚自己的妈确实很过分…这样不回话等于认同了麦可的说法

小孩儿刚想趁热打铁多说几句卧室里的手机就响了

麦可小跑着去接,是麦依依的来电……

“干嘛!”

(家里出事儿了,你如果方便回来一趟吧。)

麦依依的声音很是疲惫,竟然都没开口教育麦可说话的态度。

小孩儿心里咯噔了一下,直觉很不好…该不会是父母出了什么意外吧?

“出什么事了啊?!”

(反正你先回来吧。)

说完就挂了电话,麦可看着手机心跳的飞快,急忙开始上网订机票。

项允超站在卧室门口,刚才的对话他听得一清二楚所以也没有去阻止,第二天开车送了麦可去机场“真的不用我陪你回去么?”

“不用不用,解决完了没事我就回来!”

项允超嗯了一声习惯性的抬手去揉那小孩儿的头发“早点回来,有事就和我说。”

“好!那我走了!你回去吧,开车小心!”

“嗯。”

俩人没再多说,挥挥手各自离开了

虽然心里舍不得,但想着过几天就会见面也就舒坦了许多

却没想到这次分别,下次再见竟会是那样的情景

……

++++++++++

麦爸爸因偷窃客人物品及金钱被公司给开除了,麦妈妈也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被裁了员。

不过短短一个礼拜不到的时间,家里就发生了这些事情,麦爸爸还在牢里蹲着,麦妈妈年龄大了,再去找工作也不好找,麦依依束手无策这才把麦可叫了回来。

麦可皱着眉隐隐猜到是怎么一回事,对于爸爸跑去偷东西的事情他自然是不相信的,他爸那么老实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去干出这种事?

可是突然出现的目击证人一口咬定就是麦爸爸做的,更衣室里根本不可能装有监控器,而客人丢失的东西又都在麦爸爸的包里找到了,证据确凿,麦爸爸无从辩解只能乖乖被带走。

麦可去警局的时候,麦爸的精神状态很不好。

小孩儿从来没见过自家爸爸这么狼狈过,头发乱糟糟的衣服也很脏,这两天不知道有没有洗过澡。

看见麦可进来麦爸爸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把头越埋越低。

他觉得自己特别的丢人,对不起儿女对不起老婆。

平时的威严在这一刻荡然无存,剩下的只是浓浓的歉意与叹息。

麦可怎么可能不懂父亲的心思,他淡笑着将手里的食物递过去安慰的说“爸,别担心,我和姐和妈妈都相信你,你才不会做那些事情!事情的真相一定会水落石出的!”

麦爸爸低着头默默无言的接过食物,撕开面包啃了起来,看来是饿极了,一边吃一边大口喝水。

麦可心疼不已,爸爸在这里过的一点都不好,牢房里对待犯人都是这样的吗?

又聊了一会儿麦可就回去了,离开前再三保证过几天就来接他回家。

后来的几天里小孩儿东奔西跑的寻人帮忙,不论多少钱把爸爸放出来再说,他甚至去求了那个所谓的受害者,可所有人对他都是闭门不见,不是不在家,就是现在很忙没时间。

最后他去找了爸爸的老战友顾锦,不意外的…又是同样的说辞。

麦可这次下了决心,见不到人就站在公司外面不走了。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一直等到晚上七点才把人给等出来。

顾锦下班出了公司,原本挂着笑的脸在见到不远处的人之后一下就变了,神色很是慌张。

麦可猜到有问题,急忙冲了上去将要逃跑的人拦住“顾叔叔,我爸是冤枉的,你肯定知道的对不对?他的为人您还不清楚嘛?!”

“麦可,这次真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是…实在是我也没办法啊!对方的势力太强大,我们哪敢得罪?你爸爸妈妈突然发生这些事情,清楚的人都知道是有人捣鬼,可谁站出来说话了,谁帮忙了?这你还猜不到吗?大家都不想丢了饭碗,你也别为难叔叔了好吗?”

大段的话脱口而出,面前的人再没了动作和话语,仿佛定住一样傻站在原地。

顾锦犹豫着要不要去安慰,思索再三后还是侧过身跑了。

关键时刻谁不自保呢?他可没那么大的心去帮人,这种时候直接离开才是正确的选择啊。

麦可笑了,那笑容中带着凄然,他突然觉得这一切事情都变的简单了。

怎么会不简单?解决的方法他最清楚啊。

事实是怎样的早就已经知道了,只是不想承认,哪怕到处吃闭门羹他还是不放弃,他不想面对,因为那个事实让他心痛,让他害怕。

结果…还是不得不去面对啊……

这个晚上麦可都没睡着,回到家洗完澡之后就躺上了床,一遍遍的翻着手机里的合照。

你啊,就是脾气坏,一点也不懂得疼人。

你啊,就是太宠我,才把我宠的越来越任性。

是啊,你这么好,配我也太糟了,也许你妈说的对,你就应该娶一个大家闺秀,生个孩子,然后风风光光的过一辈子。我啊也应该娶一个媳妇儿,生一个大胖小子,平平淡淡的过完下半生。

上层人有上层人的生活方式,我们这种下层人就应该安于现在的普通生活,我们根本不应该有交集。这么简单的到底,我居然现在…才想明白啊。

++++++++++

第二天一早麦可就出门了,直接去了机场坐了第一班飞机回了T市。

昨天晚上乐晗打来了电话,内容大概就是问他在哪里,暂时别回学校了,出了点事情,反正别回去就对了。

麦可怎么会猜不到,那老妖妇肯定又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呗。

无疑就是散播流言想让他在学校里呆不下去。

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他这次回来就是要退学的,他决定回香港继续念书。

T市太复杂,而且他一想到自己和那个老妖妇在同一个城市呼吸同一片空气他就觉得恶心,恶心的想吐。

他去班上找了乐晗,果不其然一进教室所有的目光都聚集了过来,然后便是交头接耳的讨论了起来,那些话他不想听都不行,声音说的那么大,明摆着就是要让他听见。

“你听没听说!他是同性恋哎!”

“好恶心哦,难怪之前总看见有名车来接送他,肯定是被包养啦!”

“是真的啦,我有听人家说他被大老板看中了,一直给人家做小情呢!”

“哎哎,他看过来了!”

麦可埋着头尽量不去管这些话语,加快速度往乐晗那里走。

“也不知道男人和男人怎么做,听说是用肛门,而且听说做起来比女人舒服,好想试试!”

“哈,那你去和他说啊!看看一次一百肯不肯和你做!”

“一百也太贵了,五十还差不多!”

麦可捏紧了拳头一再提醒自己不要冲动,跑了两步拽着乐晗往教室外面走,乐晗冷着脸甩开他的手,冲着刚才说话的两个男生一人一拳招呼过去,脸色铁青的,额头上的青筋都能看得见,他实在是气的不行。

一拳紧接一拳,拳脚相加,那两个文文弱弱的男生根本抵挡不住,很快就见了血。

见状,麦可使出全身的劲抱住乐晗的腰将他拖了出去“别打了,他们都快挂了!”

“槽,爷爷就是要打死他们,看那张贱嘴还怎么犯贱!”

“也就说几句,我又不少块肉…”

“你就是总这样想才会被欺负!”

小孩儿笑了笑对他的话不否认 ,他知道乐晗是真的对他好。

那个和他年龄一样大的男孩总是用自己的方式保护着他,不想让他受到一点伤害。

不过这次是真的要离开了啊…

虽然真的是很舍不得…

“我想退学,回香港继续读书…”麦可低着头开口,他不大敢看乐晗的脸

“为什么?”乐晗瞪大了眼,满脸都是惊讶

“家里出了事…我得回去。”

“那你还会回来吗?”

“当然啦!当然要来看你了,你是我兄弟啊!”

乐晗无奈的点头没再追问或是强留,他就像一个大哥哥,默默的包容着麦可的所有决定。

办理完了退学手续,麦可打车去了那栋原以为一辈子不会再去的奢华的别墅。

按响了门铃,仿佛知道来的人会是麦可似的,居然是王雅淑来开的门。

“总算来了,既然你来了应该就知道该怎么做了吧?”王雅淑站在门口一手还抓着门把,摆明了不打算让客人进去

麦可也不在意,耸耸肩点头“你得保证我爸妈没事。”

“当然,他们本来就是因为你才会这样的,你才是罪魁祸首。”

麦可不想再和她废话,冷笑了一声转身就走。

他实在不懂,他和项允超只是相爱而已,除去性别他们和普通情侣没有两样。这份爱为什么就不容于世了,他们是杀了人还是放了火,为什么要这么对他们。

他是罪魁祸首,因为他的爱他爸爸被陷害坐了牢,因为他的爱他妈妈没办法被公司收留,一切都是因为他的爱。

项允超,我好累…我真的好累…这就是我们之间的爱吗?

这就是我们想要的爱吗?

不…

我不要牺牲爸妈换来的爱…

这样的爱,太可怕了。

++++++++++

开门的时候惊讶的发现项允超在家,这个时间男人不应该在公司吗?

“你回来了,事情怎么样了?”项允超扭头看了他一眼又继续盯着电视

“嗯。”

麦可应了一声换下鞋子就往卧室里走

项总又回头看了他两眼,小心翼翼的藏起怀中的枕头,等着小孩儿从卧室里跑出来跳到他身上嘲笑他:哈!是不是想死我啦!居然还把我的枕头抱到客厅里来~啧啧,有没有做什么不要脸的行为呀!

项允超可不会承认他确实是很想念小孩儿,满脑子搜索着该怎么应对。可左等右等也没等到小孩儿跑出来,倒是听见了“嗑咚嗑咚”的声响。

他丢下枕头起身往卧室走,惊讶的发现那人居然在收拾行李。

“你在干嘛?”他不解的问,可那人并没有回答他。

“你到底在干嘛。”提高声音,他又问了一遍。

那人还是没有回话……

男人没有了耐心,上前几步拽起那小孩儿的手把他从地上扯了起来“你到底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和我说啊!”

麦可愤力的挣开他的手,退后几步将散落出来的衣服胡乱丢进箱子里将拉链拉上。

“你他妈的有病啊!”说出去的话没得到一句回答,项允超彻底恼了

麦可面无表情的瞥了他一眼“我们分手吧。”

小孩儿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那样子是他从来没见过的。

项允超的心震了一下,傻站在原地一时间竟做不出反应。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如果就这么让他走了,就是真正的结束了。

麦可倒是淡定很多,将拉杆拉起拖着旅行箱往外走。

项允超下意识的伸手拦住,表情无措的看着那小孩儿“不行,你不能走。”

“我们结束了……”

“屁结束,老子根本没答应,你到底怎么了?”

“我不想和你在一起了,我们分手吧!我受不了了!”

“给我个理由,你现在说的这些话对我来说根本屁都不是!”

男人寒着脸,麦可甚至觉得自己如果不给个像样的理由那人说不定真的会掐死自己。

他想了一会儿如实开口“我受不了你那个妈。”

项允超愣了一下“我们不是说好了要一起面对的吗?再说她现在不是……”

“说好?呵呵,看样子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麦可咬着牙打断他的话,一双眼睛瞬间瞪大直盯着男人“她拿我爸妈来威胁我,你知道她对我爸妈做了什么吗?我爸现在还在牢里蹲着!你总是要我相信你,可是你做了什么?相不相信有用吗?你根本什么都做不了,你只会说。我不想再和你继续了,你妈妈太恐怖,就算和你在一起,以后进了你家你妈还是不会放过我,她根本不会接受我,我做不到拿我爸妈的命去拼,去赌,所以,我们分手吧……分手吧,项允超。”

那些事实冲击力太大,项允超红了眼脱力般的坐到了床上“那我能怎么办!她是我妈,我能一刀捅死她吗?!她是我妈啊!”

“正因为是你妈,所以我不想让你为难,我们分手吧,这样对谁都好。”麦可避开眼不敢再去多看坐在床上颓然的男人,他会心痛。

会分手,不是因为不爱……

只是因为这份爱太沉重…需要付出的太多…

“我不想分手。”男人低低的说,声音里有无限的委屈。

这是麦可从未见过的项允超,瞬间就红了眼眶,心痛的要死。

为什么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

他现在特别想抱抱项允超,在他怀里拱来拱去,然后讨一个吻,让男人揉揉脑袋捏捏脸,可是他不能。

强逼着自己抬起步往外走,在迈出卧室的那瞬间,他听见男人说“麦可,你不要我了吗?”

心脏剧烈收缩,他痛的喘不过气。小孩儿努力控制自己不要哭出来,颤着声音回道“我曾经天真的以为相爱是两个人的事情,于是我努力的闯进你了世界。直到现在才发现,你的世界与我的世界天差地别……”他再也说不下去,哭出了声。只因为腰间环上了一双手,后背贴上了一副温热的躯体,然后脑袋被一只大手揉了揉。

“看,你还爱我!”

“项允超,我从来没说不爱你,可是爱你不一定要在一起,我真的怕你妈妈,放过我吧,好吗?”这句话出口腰间的手也松开了,麦可不敢再停留一秒,跑了。


++++++++++

回到香港的第二天麦爸爸就被放出来了,原因是目击证人居然是贼喊抓贼,乱七八糟的一堆理由麦可也没怎么仔细听,反正都是假的,爸妈没事就好。

爸爸回到了游泳馆继续做着游泳教练,麦妈妈倒表示不想再回去上班了,做做家庭主妇也挺好,一家四口的生活仍在幸福的继续。

表面上一切都和以往一样,可麦依依隐约发现了不对劲。

吃完晚饭,麦依依一脚踹开了麦可的房门,那小孩儿缩在被子里回头瞥了她一眼,眼睛通红的,脸上还挂着泪。

麦依依抖了一下,把门关上跳上床“你到底怎么了啊,出什么事了,和你那项总分手了?”

麦可没回话,继续哭的一抽一抽的把头埋进被子里。

麦依依自讨没趣也不再废话开门走了出去,麦可清楚的听到那女人在外面对她妈说了什么。

“妈,麦可年龄也不小了,是不是该找个女朋友了?我看对街老王家的女儿就不错,要不让他俩见个面,相个亲?”

“这样好吗?麦可也才21啊…”

“21不小了,让他们开始接触接触也挺好的,试试看嘛,不合就算!”

“嗯…那我明天去跟老王说说?”

“好好!”

麦可气的要死,疯狂的撕咬着被子发泄。

恶毒的女人!!他才刚分手就这样折磨他!!这个老妖婆!!!!

怎么也没想到他妈的办事效率这么高,短短两天里就坐在了西餐厅里,对面就是老王的女儿小王…

麦可的嘴角不由得抽搐…颤着手拿起杯子喝了口水…

麦依依你他妈在逗我?

那小王的肌肉看上去比我的都大…卧槽这二头肌…

麦可咽了咽口水...这是慌得!!

“你好…我…我叫王甜甜…”女方红着脸小声的先开口

麦可汗毛一阵竖起…

姐,拜托你别用这么粗壮的身体露出这么娇羞的表情成吗!这画风非常的不对劲啊!!

“你好,我叫麦可。”麦可扯扯嘴角勉强露出个笑

王甜甜捂嘴笑了两声,表情特别特别的害羞,别过脸时不时的偷瞄两下麦可,然后一双大手捂住通红的脸,模样十分的小女生。

麦可在心里感叹,终于见识到了什么是巴掌脸…这巴掌可真够大的,估计一只手都能把他的脸给盖住。

妈呀,这以后要是真在一起了,他俩要是吵架斗嘴了他还不被一巴掌扇死?

卧槽,我这小身板儿经不起这般折腾啊!!

突然手上一阵温热,而且糙糙的,麦可回过神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双手正被王甜甜握着“这…这…”

王甜甜腼腆的笑着“我,我十分的钟意你!”

可是我不钟意你啊!!!

麦可吓的要缩回手,挣了两次没挣开,正想使劲看见对方那粗壮的臂膀一下子就怂了。

麦依依,你他妈给老子介绍的什么人啊!!


“你好,我可以坐这里吗?”

头顶传来的声音成功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力。

麦可心想着这声音咋这么耳熟呢?难道紧急关头他出现了幻觉?

“你谁啊?”王甜甜抬头问,语气极度不耐烦。

麦可还在与那双大手斗争,完全没心思抬头去看。

“我是他男人。”

男人,谁男人?卧槽,还真有男人看上这李狗蛋?

他突然来了好奇心,想看看这男人到底是谁,一抬头倒真把自己惊到了。

项…项允超怎么会在这里?

麦可傻傻的仰着脑袋眨巴眨巴眼睛,再三确认这不是幻觉。

突然眼眶就红了,瘪着嘴无限委屈,虽然他知道真正委屈的应该是眼前的男人。

项允超很自觉的坐在了麦可的旁边。

该死的,要不是麦依依打电话给自己这小孩儿还真要和人家相亲了?

呵,可真想的起来,这口味还真重,也不怕一屁股被对方给坐死。

“麦麦,他是谁啊?”王甜甜十分自来熟的喊起了昵称,搓了搓握着的手。

这细滑,爱不释手。

麦可心里默默流泪。大姐,你不知道你手糙啊…我这手背一片通红了都。

项总心里好笑,伸手扯回了小孩儿的手握在自己的手里,一双眼睛看向对面的人“我是他男人,懂?”

王甜甜十分真诚的摇摇头,不懂。

项允超冷笑,捏住麦可的下巴转向自己然后吻了上去。动作看上去十分滴粗暴,但是亲上去的时候十分滴温柔,亲完还咬了一口“这是惩罚,背着我出来相亲。”

“我们已经分手了!”麦可好心的小声提醒他

“哦?是嘛,那你们继续。”项总坏心眼的起身要走,意料中的衣摆被扯住了。

麦可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你特么来了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于是项总又坐了回去,一手揽住小孩儿的腰对着对面的王狗蛋说“怎么,还要看人家秀恩爱?”模样特别特别的霸气四射,酷帅总裁范十足!

麦可为了增加可信度还把头靠在的总裁的肩膀上,只不过俩人的身形一对比显得特别的大鸟依人。

王狗蛋愤愤的咬着不知道哪里来的手帕,怨恨的盯着对面俩人一眼,然后“呜哇”哭了出来跑走了。

望着那渐渐消失的背影,麦可再一次替她以后的老公担心,也庆幸自己逃过了一劫。

这个麻烦走了,身边的麻烦还在。

麦可扯掉他的手坐直身体,表情十分高冷“先生,请你自重,我们现在充其量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别动手动脚的。”

项允超被他气的笑出来“最熟悉的陌生人,嗤,你下面几根毛我都知道,还陌生人。”

嘲讽,这他妈的就是嘲讽,不要脸!这他妈简直不要脸!

麦可红着一张脸,咬着牙大骂“你简直欺人太甚!你管我几根毛!我跟你分手了你还跑过来干嘛!”

“带你回家。”

男人的表情很认真,说出的话语杀伤力很大。小孩儿的态度一下子就软了,撅着嘴摇头“我不跟你回去。”

“这次我绝对不会让你受委屈。”

“我不相信你。”

项总心塞啊,可也不知道该怎么让那人相信自己,毕竟前科在那里呢。思考了好一会儿,他抬起头表情严肃的看着身边的人“你不跟我回去,我就去告诉那狗蛋,我们根本不是恋人,什么关系都没有。”

横也是死,竖也是死,麦可憋着一口气差点昏倒。

“乖,这次绝对不会让你受委屈,我以我的人品发誓。”项允超特别温柔的揉着他的脑袋

麦可的心情从来没有这么卧槽过。

就你那人品!猪都不愿意拱!!

++++++++++

麦可从来没有过这种经历,一个月内反复往返两个城市数十次,他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

麻痹,这机票钱怎么说也要从项允超那里偷回来!!!

没错…用偷得……

两个人再一次站在了项家父母面前,王雅淑目光狠毒的盯着对面那骂了不知道多少次的人…这脸皮怎么这么厚呢?

麦可尴尬的笑了两声,开始撇清关系“我先声明,我可是死活要分手的是你儿子跑到香港把我揪回来的,你要骂就骂他!”

“你的意思是我儿子缠着你?!!”项妈妈气的声调都变了

“可不是嘛,缠的死紧了!”

“你他妈给我闭嘴!”项允超一把将人扯到背后,十分冷淡的对着父母开了口“爸妈,我这次把他带回来就是想告诉你们,我就要他一个人,我不会和他分手,你们是我爸妈但是你们不能剥夺我幸福的权利。”

“幸福?妈是为你好才…”

“妈,我请你不要再做那些事情了好吗?你们这样逼我,我感觉到的只有压力和家庭的冷漠,从小到大你们疼爱的只有项允杰!你们有真正考虑过我的感受吗?说是为了我好,为了我幸福,其实你们只是怕我给你们丢人吧?!”

王雅淑又惊又怒的看着项允超,一时间竟气的说不出话,项景淞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麦可看着男人的背影,心里默然涌上一阵酸涩,他伸手握住了男人的手,十指相扣。

至少…我还在你身后......

至少…还有我陪着你……

被握住的瞬间心间一阵柔软,这样的人他怎么舍得放开?项允超表情温柔了几分,他将麦可从背后拉出来抱在胸前“只有他最懂我,只有他能给我满分的爱,和他在一起每一刻我都是开心的,我能感受到真正的温暖。这次带他回来我只是想告诉你们我不会和他分开,别白费力气了。”说到这里他看向王雅淑的眼神又冷了下来“妈,别逼我做一些我不想做的事。”

说完再不等父母的反应拉了人就往门口走,话说到这里他也不在乎那俩人会有什么看法了。

他之前就是太傻才会以为父母是真正的在乎自己,会被自己感动,可笑的沉浸在所谓的家庭的温暖中,一次又一次的伤了那小孩的心。

这次若不是小孩的离开以及麦依依的那通电话骂醒了自己,说不定就真的让幸福从手中溜走了。

出了门,麦可还是有种不真实感。

项允超居然真的帮了自己,他居然真的反抗了他爸妈!卧槽!!这爷们儿咋这么帅啊!!不过…这样真的没关系么?害人家母子关系破裂会不会遭天谴啊….

“别担心。”

“什么?”

“我爸妈刚才没说话就代表他们正在思考我说的话,过几天就会想通了。”

“真的嘛?”

“嗯。”

小孩儿这才放了心,俩人坐在车里你看我我看你,然后你摸摸我,我摸摸你。

麦可心情一阵激动!哎哟!好想做些少儿不宜的事!!

项允超也是激动万分!禁欲这么久是该解放了!

于是两个人默契的点点头,项总一路飙着车开回了家。

++++++++++

刚进家门就被按在了门上,麦可不禁脸红。

哎哟,怎么这么急性子。

不过还是很配合的被脱光了衣服,小孩儿特别主动的抬起一条腿勾住男人的腰。

这种情况还能把持的住,那根本就不是男人啊!!

于是项允超撸了两下正准备提枪进入…被麦可给叫住了。

“这个姿势不大好,我一条腿好吃力,等我换个姿势!”小孩儿特别严肃的说,然后松开了那条腿,转过身扒着墙翘起屁股“这个比较容易,来吧!”

项总风中凌乱的站在那里,定了定神正准备插入,小孩儿又开口了“我想尿尿!”

硬生生的停在了洞口,放了那人去尿尿。

出来之后麦可挠了挠头,嘿嘿傻笑“不好意思哈,我有点渴,先去喝口水!”

项总就像尊石像定在了原地,他深深的觉得自己特傻逼…之前辣么激动的赶回来简直傻逼…现在光着身体站在这里更是傻逼透顶…

强忍着干死那人的心情,项允超晃着老二走进了浴室。

很纯洁的洗了澡……

不是不想撸,而且已经彻底没有了欲望!!


—TBC—

项家父母相关的部分已经结束了!手残党根本不会虐啊啊啊QAQ写成这样感觉还是不虐,啧,看来我只能写写傻白甜......

嘤...就酱紫吧!>_< 阅读量在哪里!喜欢就给个赞吧!!!

还木有检查错字和不通顺的地方,老规矩待我上床之后爪机检查修改!!

评论(57)
热度(145)

『陈等等一人圈/水仙大法好』ben骑一枚!大师兄心头肉,已转唯,不吃x霆。

© 素味小笼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