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味小笼包

[峰霆/项允超xMIKE]晴天 (二十二)

二十二、丁丁的生日,平安夜不平安

-------------------------------------------------------------------------

这天,正在吃饭的时候项允超突然问道“你明天有事吗?”

“没事儿!”想都没想麦可立刻回道。在他心里项允超的事情永远是顺位第一

“那明天跟我去个地方。”项总夹了一块子青椒拌着饭吃了一口

“什么地方呀?”

“丁丁过生日,搞了个生日party,喊我们过去凑热闹”

“丁丁是谁?”

“段泽的未婚妻。”

“什么?!!!”麦可吃惊的不得了“段泽有未婚妻?那他还……你们这群败类!吃着锅里的看着盆里的!”死咬着手里的筷子恨恨的盯着对面的男人,小孩儿打从心眼里替丁丁不值,虽然他们还未见过面

项总倒是一派镇定,继续吃一口菜吃一口饭,过了会儿咂咂嘴“去不去?”

“去!当然去!我要当着他未婚妻的面撕烂他的面具!”

“人家夫妻间的事关你屁事,再说人俩约好了,婚前随便怎么玩,婚后得规规矩矩。”

“……还有这种事?”小孩儿深深的觉得自己被刷新了三观,不过再想想段泽他就觉得这种事情也不是没可能,思考了一会儿麦可又开始嚷嚷“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我礼物都还没买!!”

项总吃完饭擦擦嘴起身往沙发边走,懒懒的回答“我送就行了。”

“咳咳,先生请你尊重点我们现在的关系,这证都没领婚还没结,你替我送算怎么回事,还是你送你的我送我的好了!”

项总斜眼看他勾出一个微笑“随便你。”他倒要看看麦可能送出什么礼物。

吃完饭洗完碗,麦可盘着腿坐在椅子上思考着送什么礼物比较好,一双眼睛直直的看着项允超,直把男人看的背后发毛忍不住劝说“要不就我一个人送就算了。”

“不行!你是你我是我,别想动摇我的决心,我一定要送一个可以震惊全场的!”

在这件事上小孩儿说什么也不肯妥协,最后厚着脸皮从男人的钱包里抽出了一千块揣在口袋里出了门。

原本项允超是想和他一起去的,可那小孩儿死活不要他陪同,说什么怕男人剽窃他的想法,最后项总翻了几个白眼没再坚持。

大约两个小时后,小孩儿回来了。并且拖回来一个大箱子,箱子上花里胡哨的扎了一个大蝴蝶结,还插上了几朵花,实在是恶俗的要命。麦可拍拍箱子一脸的得意“等着看吧,我的礼物肯定是最棒的!”

“你这礼物明天怎么带过去?”

一句话点醒了还在做梦的某个人,麦可扭捏了半天最后还是动手拆起包装好的礼物,从里面拖出了一只一米七左右的巨形哆啦A梦玩偶。

“这就是你说的最棒的礼物?”项允超不敢置信的上前抓着玩偶左看右看甩来甩去,确定只是一只普通的布娃娃“就这破东西值得了一千?”

“什么破东西它可是我要送给人家的礼物,一千倒是没有…反正你别管啦,那你送啥啊,给我看看~”

“干嘛告诉你?”

“小气!!!”

++++++

第二天傍晚直到坐上车麦可也没看见项允超有带啥礼物出来,不由的问道“你是不是忘记把礼物带出来啦?”

“没有。”

“你确定?到时候我可不会陪你回来拿。”

“你记得把你那破娃娃带着就行。”

“啊呸,你不懂女生的心思,小女生最喜欢可爱的东西了!”

“哎哟喂,你真懂!”

麦可瞧他那一脸嘲笑的表情以及那充满讽刺的话语,气呼呼的抱紧怀里的哆啦A梦,他就不信项允超送的能比他好!

车子越行越远,最后再一片宽敞的空地上停了下来,看样子应该是郊区,下了车没走多久就到了派对场地,还是露天的…远远的是就看见了空中飘着的两个大气球“祝丁丁公主二十五岁生日快乐” 

越走近越能感觉到热闹的气氛,超大的音箱里播放着英文歌曲,麦可早就忍不住想看看这丁丁小姐到底长啥样了。在来客名单上签下他和项允超的名字,然后有两个打扮成兔女郎的漂亮女孩子交给他和项允超一人一副面具,皆是挡住上半张脸的。

“这是我们小姐的意思,来的人必须要戴着面具参加这次的生日聚会,也可以说是化装舞会。“

兔女郎小姐如是介绍,小孩儿满心无语,这项允超认识的就没个正常人吗?

进了小木屋才发现人都已经到的差不多了,还真是每个人都戴着面具,根本分不出谁是谁,抱着手里的娃娃麦可紧跟着项允超,就怕一转眼人不见了,现在这个场合也不好找人。

“怎么才来啊?”一位身材高挑的短发美女半路杀出来挡住了去路,看这个架势不难猜到她应该就是派对的主人丁丁啦~

大眼睛双眼皮秀气的五官,标准的古代美女长相,麦可觉得她就适合穿着汉服,留着一头黑色长发,然后抱着古琴坐在那里静静弹奏,那该多美啊!

项允超恩了一声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红包“生日快乐”

麦可这才明白男人送的生日礼物到底是啥,不禁在背后讽刺“这就是你送的礼物?一点诚意都没有!”

丁丁微笑着接过红包握在手里厚厚一叠“允超,你真是我的好朋友!”

“……如此纯粹的友谊,我都快被你们感动哭了!”麦可继续在旁边讽刺

丁丁这才注意到项允超还带了个人来,上下打量一番伸出小拇指凑在男人耳边问道“你的这个?”

“恩。”

“啥时候换口味了?床上功夫怎么样?”

“还行吧。”

见他们一问一答默契十足,麦可涨红了一张脸,将哆啦A梦扔到丁丁怀里大声说道“生日快乐!!“

丁丁抱着比她还高的娃娃怎么看怎么别扭,于是淡淡的回了一句“谢谢,我很喜欢。”

可这表情怎么看都不是很喜欢的表情啊!回想起她收到项允超红包时候的表情,这差别也太大了吧!!

“吃好喝好哈,我不招呼你们了。”丢下这句话,丁丁抱着哆啦A梦走了,由于看不见路一路都跌跌撞撞,好在没走多久段泽就过去帮她了。

麦可环视了四周,这里吃的东西还真不少,而且都是他没见过的!端着个盘子,开始四处夹东西吃,等回过神来喊项允超的时候却是找不到人了。

嘴巴里还有没咽下去的水果,小孩儿也顾不上了,睁大了眼睛四处寻找那熟悉的身影,结果绕遍了全场也没找到,麦可又惊又慌,更是气自己不争气,怎么因为一点吃的就把男人弄丢了呢?

他突然觉得胸口好闷,难受的要死,屋子里好吵,音乐声对话声嬉笑声好嘈杂,他不喜欢,他宁愿和项允超两个人呆在家里看电视,聊天,那才是他喜欢做的事情。

推开门走了出去,想呼吸呼吸新鲜空气缓解一下烦闷的情绪,顺便在这里等说不定可以等到结束之后项允超出来。却没想到在屋外不远处的树下看见了男人,应该就是项允超没错,虽然戴着面具,可是那衣服那身形显然就是项允超!

男人面前还站了一个女生,染成酒红色的大卷发,穿着更是大胆异常——低胸的碎花吊带短裙,那胸从侧面看都是呼之欲出,短裙刚好及到臀部,估计弯个腰连内裤都能看见。

麦可还在腹诽现在的女孩子为了追男人真大胆,这么冷的天也不怕冻出毛病,谁知下一刻那女人就以及其柔弱的姿态倒进了男人的怀里。

小孩儿大叫不好,正打算上前分开这对“奸夫淫妇” 就听见项允超一口不耐烦的说“说完了吗?”

麦可猜想那女人刚才肯定是在告白无误!

女孩子娇滴滴的点头,声音媚的要命“恩~我现在好冷啊~抱抱我好不好?”

“不行不行不行!”麦可一边大叫一边冲了上去将那女人从项允超的身上扯起来,双手扶住那女人的肩膀,眼睛撇到那女人的胸口时又是一惊,乖乖…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E?

项总见他那“色眯眯”的样子忍住没将人掐死,一把拽过那小孩儿的身子怒骂“你他妈在往哪里看?!”

“没…没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喜欢这种乳牛!我喜欢下面大大的,像你这样的!”麦可没羞没臊的说出的话倒让项允超难得的红了张脸

“尽说屁话!”项总臭着脸拉着人走了,独留下那个还搞不清楚状况的女人傻站在原地慢慢的消化着刚才那俩人的对话。

++++++

大概是从上个礼拜开始,麦可几乎每天都往外面跑,早出晚归,项允超经常逮不到他人。

这小孩儿到底又在搞什么鬼?

看了看时间,晚上九点半,麦可还没回来!

项总耐着性子坐在沙发上等,他决定今天一定要问清楚。

“咔哒”

门开了,那小孩儿一脸的疲惫,脱掉鞋子后抬头看见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神色突变,那是紧张与惊慌的表现!

项总暗想:这小孩儿肯定惹什么事儿了!

“过来!”项总沉声命令

“我…我好困了,我去洗澡睡觉,有什么事明天说!”说完嗖的一下子窜回了卧室拿着衣服躲到了浴室里。

项允超面无表情的盯着浴室,最后叹了口气回到卧室上床睡觉。

只要这小孩儿不要太调皮闹出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其他的随他折腾吧。

就在项总这么想着的第七天里,那小孩儿还真出事了。

项允超接到电话后离开公司一路飙车开往医院,见到那人时旁边还站了一个四十几岁左右的中年男人

“这小孩儿咋走路也不看车,我按了那么多喇叭了还往车流里闯,还好我骑的是电动车,这要是卡车这命都没了!”中年男人板着脸一脸不高兴的说的事发经过,项总越听脸越黑,麦可则是越听头越低。

这小孩儿这段时间到底都在做什么?整天魂不守舍的样子?!

项允超掏出钱包随手扯出一叠钞票递给那中年男人“够不够?”

“这次就算了,好好管教你弟弟!”中年男人收了钱又罗嗦了几句走了出去

麦可自知理亏一动不动的低着头靠在床头,等着男人的训话和骂语。谁知等了又等,预想中的怒骂并没有发生,而是听到了一声无奈的叹息,随后一只大手落在了头顶上,头发被随意的拨弄了几下“你到底还要闯多少祸?你最近到底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吗?”男人的口气很是无奈且温柔。

小孩儿摇摇头,不肯说话。

这种态度无疑让项允超更敢挫败,他宁愿小孩儿跟他吵跟他闹,而不是现在这一连话也不肯说“我到底要拿你怎么办……”

被拉进怀里抱着,脸贴着男人的胸膛,麦可委屈的想哭。

他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他只是太专心在想着其他事情了,没注意到车,他没想给男人惹麻烦的。

“你要是想分手就直说,我再怎么样也不会强行去留一个已经不爱我的人。”

“你说什么?”麦可抬起头不敢置信的盯着那个前一刻还温柔抱着自己的人

“你这几天的表现,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你他妈的说什么啊!!”麦可气的大叫,用力推开坐在床边的项允超,将背后的枕头一把扯出砸了过去“你怎么可以这样怀疑我对你的爱?!我为了你做了那么多!你都感觉不到吗?怎么可以这么轻易的说分手!!”说着说着竟是红了眼眶

“那老子也得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啊!你让我知道了吗?!你除了他妈的摇头和躲避,你他妈还说了什么做了什么?这段时间我就觉得我是个傻逼!天天上班忙的要死还要分神去想你在做什么,惹了什么祸,我该怎么帮你!你考虑过我吗?!”心中的火药瞬间被点燃,项允超将心中的不满吐了个痛快,此刻在外面也顾不得什么形象面子了

麦可听着他的话心里难过的要死,眼泪顺着两颊往下流,男人也只是这么看着。

发泄般的狠狠的用袖子擦着脸,麦可从脏兮兮的包里掏出一大把钱往男人脸上砸“老子才不稀罕你!”一边砸一边哭,那些钱都被他捏的皱皱的,虽是纸票砸在脸上多少也有点疼,项允超大概看了一下,五块,十块,五十,一百的都有,他不懂小孩这是在气什么,嫌给的零花钱不够多吗?

“老子为了你天天出去打工发传单!明天就是圣诞节,我想用我自己赚的钱买礼物送你!你就他妈的这么说我!项允超你对的起我吗?!!狗屁平安夜!狗屁圣诞节!项允超你以后求着我,我也不陪你过!!”麦可说的无比委屈,哭的久的抽噎的厉害,鼻涕都咳了出来。

项允超没回话,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看着散落一地的钱像是讽刺似得,扯着嘴角露出一个苦笑,他将床上还在挣扎的人死命的按进怀里“为什么不和我说?”

那人没有说话,回给他的是腰间一阵疼痛,那人掐的时候可没留情。项总揉着那小孩儿的脑袋“行了,这次是我错了,我的错,我给你道歉行么?对不起。”

麦可呜哇一声又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指责男人的罪行“你过分!你混蛋!你就知道欺负我!你肯定知道你一说对不起我就没办法生气了,你就会利用这点!王八蛋!”

“好了好了,我可是真心实意的在给你道歉,好好的平安夜你确定要这么度过?”

“放屁!谁要和你过平安夜!!”

“你确定不要?”

“项允超你去死!!”

听到他这么说,项总也就放心知道那人的气是消了不少了,倒了热水给小孩儿擦擦脸,将钱捡起来重新放回小孩儿的包里,项总转身出了门。

十几分钟之后回来了,手里提着两个包装精美的纸盒,将其中一个放到小孩儿怀里,项总笑着说“在这医院里大餐是吃不了了,今天平安夜吃两个苹果祈祷个平安吧。”

麦可虽然还是有点不高兴,但是男人都这么做了而且他自己也确实有不对的地方,既然项总给了台阶他也就顺着下了,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个已经洗干净的大苹果,红红的,他捧在手里啊呜啃了一大口,一边咀嚼一边口齿不清的吐槽“平安夜一点都不平安!”

项总也拿出自己的咬了一口,听他这么说也跟着笑了起来“是啊,希望明年可以平平安安过一个顺心的平安夜。”

—TBC—

评论(15)
热度(139)

『陈等等一人圈/水仙大法好』ben骑一枚!大师兄心头肉,已转唯,不吃x霆。

© 素味小笼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