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味小笼包

[峰霆/项允超xMIKE]晴天 (十八)

=v= 和好啦和好啦,离大结局还有段距离…大家莫急!!

 
十八、 
埋着头在房间里收拾,麦可将新买的衣服一件件的叠好放进柜子里,脑子里还在想着那变成独眼龙的男人。 
 
这才一个月不见就残了?坏事做多了遭报应了吧…想是这么想…心还是有点疼的,哎。 
 
想的入神以至于连项允超什么时候跟进来的都不知道,直到腰被人搂住后背贴上一具火热的身体才反应过来,挣扎起来。 
 
手被小孩用力掰开,项允超表情很是失望“你为什么没去学校了,我去你们学校连续好几天都没等到你,后来才知道你请假了” 
 
麦可:还不是你害的,害得我有地方不能回。 
 
“我打你手机也一直关机,后来变成了空号” 
 
麦可:就是不想接你电话才关机换号的啊!! 
 
“我…没结婚…”见小孩不理自己,男人开始进入了主题“我没有结婚了,我不想结婚了,我不想娶阮澜。” 
 
麦可依旧装作没听见继续忙活手里的事,等衣服叠完,床单换好,再也没有可以忙的事情之后,他瞥了一眼发现项允超居然还在,终于忍不住开始赶人了“你呆这里干嘛,想说的说完没,说完了就滚” 
 
“麦可,跟我回去好不好?”男人可怜巴巴的说着,全然没有了以前的那种神气 
 
“我说,你这眼睛怎么搞的?”小孩儿突然转移了话题 
 
“出车祸了,开车子的时候没注意”因为开车的时候脑袋里想的全是你,所以没办法专心看路。项允超故意隐去了后面一部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说出来。 
 
麦可点点头,脸上带笑,温和又疏远“先生,你是不是撞出脑震荡了?记忆什么的出现了问题,我根本不认识你” 
 
这句话引得男人脸色顿时难看起来,麦可也觉得不妙急忙抽身要走,项允超拽住了他的手臂,麦可挣了一下子没挣开,男人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儿抬起头望着小孩儿的脸,坚定且认真“麦可,我喜欢你” 
 
原以为麦可听见这句话之后会很开心,并且答应自己一起回去,没想到现实却是小孩儿更加用力的挣扎了起来,望着被自己握住的地方摩擦的泛红,男人最终还是松了手,小孩儿逃命似的跑了出去。 
 
+++++ 
 
今天客人不多,麦可挤在吧台里帮韩靖擦洗酒杯,某人俨然已经成了常客,天天都坐在吧台前守着,一杯鸡尾酒可以从早上开门喝到晚上关门。 
 
英俊的外表,冷冷的气质,加上那一身名牌不被搭讪是不可能的,项允超无疑都拒绝了。 
 
麦可一边收拾桌子一边暗骂:都成独眼了还这么受欢迎,有没有天理了啊?! 
 
话说回来,那天项允超和自己告白的时候,说不心动是骗人的,可是一想到未婚妻说的话,还有那段时间项允超的所作所为他就没办法原谅这个男人,这人是不可以相信的,他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不应该继续有任何交集。 
 
麦可铁了心的不肯回去,不想搭理项允超,他不想知道他为什么没结婚,反正不可能是因为他,他只知道再和这男人有关系那个未婚妻是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 
 
项氏集团就这么闲吗?麦可不止一次的这么想,否则为什么那个混蛋天天都来这里坐着,就这样那破公司居然还不倒闭真是奇迹。 
 
终于,老板忍不住了,趁着人不多将麦可拉到了休息室“我说你们俩闹也闹够了吧…差不多行了,你瞧人家天天都来肯定是真心知错了,而且他那眼睛都那样了,能喝酒嘛?” 
 
“老板,我才是受害者好不好,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以前对我多过分,而且我是真不打算和他继续了,你要受不了就把他赶走吧” 
 
“真的?那我把他赶走了你别后悔心疼” 
 
“不会不会,我才不会” 
 
蒋瑞见他答应的这么爽快也不再有所顾忌,直接出去喊了几个人架着项允超就将他轰了出去。虽说酒吧里多这一个人也不多,本来他也是无所谓的,但是他一到这里来麦可就没办法好好工作,不是打碎酒杯就是记错单子,这赔的他也心疼啊!追根到底还是项允超的错。 
 
再说平时,就那几个人就能把男人赶出去?偏偏项允超找到这里之后不想被其他人打扰,所以一个保镖也没带,加上就剩一只眼睛看什么都吃力,所以根本也没怎么反抗就被扔出去了。 
 
头晕乎乎的,项允超一手撑着墙壁待大脑清醒之后整了整衣服,站在门外远远的看了眼立在吧台的人,见那人也正看着自己,他正要欣喜那人却移开了视线。 
 
叹了口气,男人伸手招了辆车走了。 
 
+++++ 
 
晚上洗完澡躺在床上,麦可翻过来翻过去就是睡不着,脑袋里全是这段时间男人坐在吧台前深情凝视自己的模样,还有那日在这房间里的告白,每次想到心都砰砰跳,明明知道不该想,可就是忍不住。 
 
床头的手机“叮咚”响了两声,是短信。 
 
麦可翻开,不意外的是项允超发来的,自从那人不知道从哪里要到了自己的手机号码之后就开始天天发短信,虽然自己从来没回过。 
 
他觉得这些画面非常眼熟,后来想想不就是以前自己追项允超时的样子么? 
 
男人发来的短信都很简单,一般就是“今天降温,记得加件衣服” “吃完宵夜了吗?记得早点睡觉” “晚安” 
 
若是放在以前,打死项允超他也不会写这些短信。也是,他那种性格一看就不是会做这些事情的人。想到这里,麦可就觉得心里暖暖的,握住手机的手也跟着紧了紧。好几次忍不住就想回了,可一想到前段时间发生的一切,硬是忍了下来,不能心软,他一再的要求自己。 
 
今天晚上的信息依旧很简单“早点睡觉,晚安” 
 
麦可盯着那简单的六个字,看了一遍又一遍,然后将手机放在了床头。 
 
“晚安” 低语着闭上了眼睛 
 
+++++ 
 
第二天直到中午项允超都没有出现,麦可望着门口心里闷闷的,这段时间男人从来没有缺席过,不管下雨还是怎样。 
 
人啊,就是一个巨大的矛盾体,人家出现的时候你嫌弃,希望他赶紧消失,可当人家真的不来了,心里又难过了。 
 
“别看了,再看也没人”韩靖冷不丁的从旁边飘来一句。 
 
“我我我我…我看什么了,我什么也没看!”麦可慌慌张张的解释,将抹布往吧台上一扔,拎着拖把跑到门口去拖地了。 
 
“嗨,麦麦” 
 
耳边突然响起的声音,拉回了还在神游中的某人。麦可抬起头,由于长时间弯曲腰直起来的时候说不出的酸胀,看着眼前那两张欠揍的脸,麦可恨不得一拖把甩上去。 
 
“不好意思,这里不欢迎你们”小孩儿挥了挥手里的拖把,扬言就要赶人 
 
“啥?为什么,我们也是客人啊!”卞浩躲过拖把攻击,哇哇大叫 
 
“本吧,变态与狗禁止入内” 
 
“什么?!!你骂我们是狗?”段泽作势撸起袖子 
 
“没有啊,不要对号入座”麦可耸耸肩 
 
“讨厌啦,我们这么可爱哪里像变态”卞浩不知道从哪里扯出一条手绢,娇羞的捂住半张脸 
 
段泽嫌弃的躲到一边“你他妈离老子远点” 
 
吵吵闹闹的,段泽与卞浩还是进了酒吧,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坐在了项允超常坐的位子那里。 
 
麦可一个人呆在吧台里擦洗酒具,蒋瑞与韩靖则坐在进门的右手边亲亲我我,看着老板一次次被老板爷逗的满脸通红呼吸急促,麦可在心里骂道:禽兽!!! 
 
段泽与卞浩要了两杯“血腥玛丽” 开始“闲聊”起来,声音放的可大,恨不得整个酒吧都听见。 
 
段泽:“真不知道允超怎么想的,好好的和阮澜解除了婚约” 
 
卞浩:“是啊,那天在医院啊,阮澜哭成那样,我看着都心疼” 
 
段泽:“允超为了某人婚也不结了,还出了车祸,眼睛都说不定会瞎掉,可惜某人也不知道那心是不是石头做的,一点都不感动。” 
 
卞浩:“就是啊,医生说了要他住院,他倒好,呆了两天就跑了。现在倒好,眼病发作,还不是被人抬回去了” 
 
麦可竖着耳朵听的一愣一愣的,有没有搞错!!怎么听起来反倒都是他的错一样了?项允超你个混蛋!!等等,会瞎掉是什么意思?很严重吗?眼病复发,今天没来难道是因为又进医院了?想到这里麦可就心跳的厉害。 
 
段泽和卞浩自然注意到了麦可的表情变化,在最后段泽终于说到“听说允超现在在中大医院5-4号房,等会一起去看看他呗?” 
 
卞浩急忙回道“好啊,看看他死没死” 
 
“哈哈哈”两个损友笑开了,见目的答道,俩人一搭一唱的起身离开了,离开前还特意再次强调了医院地址。 
 
这种白痴的行为韩靖和蒋瑞自然是一眼就看穿了,可惜本来就不聪明的麦可则是心慌慌的想着项允超的病情,一边拼命的背下了医院地址。 
 
眼看天色越来越黑,麦可终于以有事情要出去一下为借口和老板请了假,蒋瑞自然是知道他要去干嘛的,也没为难就让他走了。 
 
小孩儿奢侈的打了车到了医院门口,他原意也只是想偷偷看一眼,并没打算让项允超知道,所以来时特地戴了鸭舌帽,黑色大口罩,连黑色墨镜也架上了,套着黑色风衣鬼鬼祟祟的在医院里溜过来溜过去,这画面难保不引起别人的注意。 
 
此时蹲在保卫室里的俩保安正盯着监控显示屏一脸不解。 
 
保安A “哎,你看这娃子是干啥哟?” 
 
保安B“不会是想打劫吧?” 
 
保安A“走,出去看看” 
 
--------- 
 
最后在麦可顺利到达5-4病房门口时,被俩保安抓住了,并且被捂住了嘴一路强行带到了保安科。 
 
被压着坐在凳子上,麦可吓得出了一身的汗。 
 
保安A一拍桌子大声审问“叫什么名字,住哪,打扮成这样,鬼鬼祟祟是想干嘛” 
 
麦可一听知道自己是被人当贼了,一边挥手一边摇头“大人!!我是冤枉的!我就是想来看看一朋友,他住院了!” 
 
“有你这么来探病的么?”保安B显然不信 
 
“我说的是真的!不信,不信你打电话问5-4号房的病人啊!他一定认识我!” 
 
最后还是项允超下了床,拄着拐杖一路摸到了保安室将人接了回去。 
 
临走前保安A还关心的问道“这孩子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哟,看个病打扮成这样还那么猥琐,要不要顺便去精神科看看?” 
 
气的麦可跳起来一边挥拳头一边大骂“你才有问题!你最有问题!你才应该去看看脑袋!你才应该去精神科!!” 
 
项允超苦笑着拉走了暴跳如雷的小孩,顺带将人拐进了怀里。麦可觉得不对劲使劲要挣开,一不小心将人推到了地上,看着这样的男人又想起中午段泽与卞浩的对话他更是难受。一边轻手轻脚的把人扶起来,一边关心的问有没有事。 
 
项总这下有了借口,整个人都歪在了小孩儿身上。他想起了在泰国的那天晚上,小孩儿也是这么扶着自己的,只不过那次小孩儿是心甘情愿满心都是心疼自己的,而这次…有什么办法呢?这都是自己作的啊… 
 
被扶上床,项允超刚躺平,那人就要离开。匆忙的叫住了人,他支支吾吾的说“我…眼睛疼,你能陪陪我吗” 
 
这一下,小孩儿怎么也狠不下心走了。端着板凳坐到旁边,俩人大眼瞪小眼。最后又是项总先开的口“我没有和阮澜一起去游乐园,没有送过她气球,也没有给过她任何承诺,我只想对你做这些事情…你…明白吗?” 
 
麦可根本不想听他说这些,每次听见他只觉得心又痛一次,而且…他会心软。 
 
撇到桌子上满满的食物,索性拆了一包苏打饼干吃了起来,渴了就去接杯水,一边吃一边喝。 
 
项允超见他这样也不生气,时不时的伸手帮他抹掉嘴巴旁边的饼干屑“之前是我过分了,我伤害了你,阮澜对你说了过分的话对不起,我没有陪在你身边。以后我也不会和任何人结婚,因为我想要度过一辈子的人,只有你” 
 
麦可依旧大口大口的喝着水,眼眶却慢慢的红了起来,他吸了吸鼻子,用力将杯子掼在病床旁的桌子上,着急忙慌的起身“我…我…我先走了,店里还有事” 
 
项允超伸手想拉住他没来得及,那人已经跑了出去,望着大开的门,心里酸酸的涩涩的,小孩儿红着眼眶的样子一直浮现在他眼前,心仿佛被一只小手狠狠的捏住一般,难受的紧。 
 
他想…这就是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吗? 
 
他想…他是爱上那小孩儿了吧? 
 
不知不觉中,他早已爱上了那个人… 
 
只是,他发现的太晚,他不懂得怎么去爱。 
 
+++++ 
 
麦可一进酒吧就缩回了自己的房间,裹着被子整个人都团成了一个球。 
 
脑子里全是项允超的脸和他说的话,一遍又一遍像纪录片似的不停回放,他不知道该不该相信男人,阮澜说的话与项允超说的话交叉着在耳边响起,这感觉让他下一秒就要崩溃。 
 
凭什么,凭什么你喜欢我,我就一定要喜欢你? 
 
凭什么你喜欢我,我就一定要回到你身边? 
 
凭什么…我明明那么讨厌你,却还是…那么喜欢你… 
 
 
“叮咚”每天一条的短信又准时在十点前报道,麦可探出手从床头摸到手机 
 
“后天早上九点,我在蓝海影城门口等你,不见不散。晚安” 
 
这一次,依旧没有回短信,脑子里乱的很,他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回什么。最后只得将手机放回去,拉过被子蒙住头,睡觉。 
 
+++++ 
 
手里的事情忙活完了,麦可趴在吧台上看了眼手表已经是下午四点半,店里的客人还剩不少,他却心不在焉的一会儿看一下手机。一条短信也没有,项允超约得是今天早上九点,他并没有去赴约,他想,那人应该也只是说说,自己不去的话他应该就走了吧。 
 
韩靖发现了他的小心思“你是不是有事啊,有事就先走吧,我和老板两个人也忙得过来” 
 
麦可条件反射的就要说没关系,可脑子里却浮现出了男人当时在医院时那苍白着脸告白的神情,最后还是点点头解下工作服跑了出去。 
 
当感到蓝海门口时正好是晚上五点半,意外之外也可以说是意料之中的,项允超还站在那里,那画面与回忆中的情形相似,却又有些不一样。 
 
男人手中握着一把粉红色的爱心气球,穿着白色衬衫和黑色牛仔裤,就这样不顾形象的贴靠在路边的墙上,神情疲惫,不知道等了多久,过一会儿看看手表然后四处张望,似乎在找什么人。 
 
麦可攥紧手里的手机,闷着头走到了男人面前“你是傻的吗?我这么久不来你就不会走吗?!如果我一直不来怎么办!!” 
 
“我会继续等…”男人盯着他,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可小孩儿看的出来,男人此刻是开心的,因为他下一秒就握住了自己的手“而且,你来了啊” 
 
麦可红着脸想甩开,可挣扎了两下没挣开也就随他去了。 
 
那一扎气球被强行塞入自己的手中,小孩儿紧紧握着。被男人带领着进了电影院,东绕西绕的好像是进了地下一层。 
 
奇怪是电影屋里一个人都没有,他被男人安排着坐到了第五排中间的位置,然后屋子里灯光熄灭了,屏幕上开始播放电影。 
 
那些画面它很熟悉,是他和男人曾经去过的地方,每幅场景旁还配了一段情话。什么“再美不如你美”“一生只去一次,如果没有你,再也没有去的意义”,直觉告诉麦可这绝对不是项允超做的,因为这些话光是他听着都想吐!! 
 
不知道什么时候男人离开了自己旁边,电影结束,聚光灯打在了屏幕下方的舞台中央,项允超正站在那里。 
 
他握着话筒,眉头深皱,脸部僵硬的厉害,仿佛下一秒说出的话会让他去死一般。似乎是做好了心理准备,他开口了 
 
“我很笨,不懂得怎么去爱一个人,我不会浪漫,不会疼人,什么事都只想到自己,对家人,对朋友,都很冷漠。可能和我从小的生活环境有关,但是,你的出现改变了我很多,我会想去爱你,试着去爱你,试着去疼你,给你最好的,只想让你幸福,我从来没对你说过我爱你,因为我不懂那三个字的意思,现在我懂了,我也只想说给你听,麦可,我爱你。也许,我只会说这一次,但是,这句承诺是一辈子的” 
 
他说的很认真,就像在立下什么誓言一般,男人握着话筒慢慢走向坐在位子上的人,单膝跪地,笨拙的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一个红色的盒子,打开后里面是一枚戒指“嫁给我好吗?” 
 
麦可怔怔的看着他,大脑还不大反应的过来,嘴巴微张什么话也吐不出来。 
 
项允超仿佛怕他不答应一般,抓过他的手就要把戒指往上面套,小孩儿吓的缩着手就往身后背过去。男人急的也不再跪着了,直接站起来夺他的手,两个人你争我躲,麦可尖着嗓子啊啊怪叫。 
 
项允超停住手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放弃般的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一脸疲惫,似乎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你不要再折磨我了好不好,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他妈后悔的要死了” 
 
麦可此刻也顾不上什么 了,发疯似的揪住项允超的衣领“谁折磨你了,我他妈才是受害者好不好?!我为了你哭了多少次要不要一次次数给你听?你在这里委屈什么!委屈的应该是我!是我!!要我说,杀你十次八次都不嫌多!!!” 
 
项允超一听知道还有希望,急忙顺势将人搂在怀里,讨好的说“对!没错!我太坏了!我他妈的不是人!所以你留在我身边慢慢折磨我好不好,我给你欺负,通通让你欺负回来” 
 
麦可红着眼睛一边哭一边捶他的背,力气可一点没收敛,直拍的項总咬牙忍着,那小孩儿嘴里还骂着:王八蛋,坏蛋,不要脸,衰仔,负心汉之类的。項总赔笑,心里想着先把人骗回家,一切以后好说!! 
 
发现手上已经被套上戒指则是半个多小时以后的事情了。段泽,卞浩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一人手里拿着一个小礼炮,一拉绳子“啪啪”蹦出两卷礼花。这下不用猜都知道那电影是谁做的了,不过不得不说项允超那告白还是很感人的。小孩儿看着手里的戒指瞥了眼同样套着戒指的男人,可恶,就这么随便套上啦?他都没注意!! 
 
“喂”小孩儿推了推坐在椅子上正在和段泽卞浩聊天的项允超 
 
“干嘛”瞧瞧,瞧瞧!果然渣攻都一个德行,这才答应复合嫁给他,他就一脸不难烦了!! 
 
“再跪一个”麦可努努嘴伸出套着戒指的左手示意着 


项允超板着脸,段泽卞浩则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小孩儿偏偏还不知死活的催促“快跪,我刚才都没注意,我还要考虑考虑要不要嫁给你呢,再说了,你瞧瞧你这个戒指一个钻都没有,亏我还找了半天,我看人家结婚佩戴的钻都堪比鸽子蛋,我也不指望你送我鸽子蛋了,好歹也让我一眼能看见吧!” 
 
項总越听脸越黑,那两个损友在一旁苦苦憋笑,面部都狰狞的可怕。最后在麦可强势的眼神攻势之下,项允超还是跪了,木着一张冰山脸,面目表情不带声调的说道“嫁给我吧” 
 
麦可冷哼了一声接过戒指,装模作样的思考着,最后叹了口气“我觉得我还得考虑考虑,毕竟…” 
 
话还没说完戒指就被男人夺走了 
 
“没耐心了” 
 
男人丢下这句话,解开绑在椅子上的气球就要走。麦可见状红着脸跟了上去,一边抢戒指一边大叫“我嫁!我嫁!” 
 
-TBC- 
 
离大结局还有段距离~还有很多想写的没写~父母、情敌、结婚、蜜月,慢慢来吧哈哈哈哈!

评论(31)
热度(191)

『陈等等一人圈/水仙大法好』ben骑一枚!大师兄心头肉,已转唯,不吃x霆。

© 素味小笼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