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味小笼包

[峰霆/项允超xMIKE]晴天 (十六、十七)

为了让大家看的爽,我也是拼了....不吊大家胃口一起放上来吧!!

感谢喜欢。

----------------------------------------------------------------------

“你说什么?”项允超看着他,声音冷的可怕

“我说,我们散了吧”小孩儿的声音虚的可以,似乎已经没了力气

“呵”

麦可看着他,没有说话。

“我说过,我不会让你离开我”

男人丢下这句话后就走出了房间,麦可听见了房门反锁的声音,他没有做任何反抗的行为,因为他知道,他逃不掉。

下床去浴室洗了澡,此刻看见身上斑斑点点的吻痕,只觉得无比难受,终于抱着头滑坐在地上大声的哭了起来。

他想告诉项允超,真正的爱情不是这样的,真正的爱情是无法与别人分享的,真正的爱情应该是两个人共同营造的,真正的爱情应该是只属于彼此的。

他没办法与别人分享一个项允超,任何形式的都不行。

他没办法和已经同别人结过婚的项允超在一起,因为那样的项允超不是完整的不是只属于他的。

结婚对他来说是神圣的,一辈子只可能一次,他希望与最爱的人共同进入那个神圣的殿堂,手牵手宣誓,而不是像男人说的那样,窝窝藏藏见不得光的过一辈子。

他的爱没有那么卑贱。

晚上的时候男人进来给他送了晚餐后又离开了,依旧锁上了门。

小孩儿没有自虐,而是选择吃完了饭菜,当男人再次进来的时候他叫住了他,不确定的问道“我明天能去上学吗?”

项允超端着盘子的背影愣了一下,没有回话带上门走了出去。

过了十几分钟后男人又回来了,直接去浴室洗了澡,然后便上了床,压着麦可做起了之前没做完的事。

激情过后项允超将人揽在怀里“我会送你去学校,放学我也会去接你,不准逃,否则我会去香港将你父母接过来”

小孩儿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只得点头,乖乖的答应。

这一夜,麦可都没怎么睡着,后面的几天里更是反反复复,睡着了又醒,噩梦一个又一个,身体越来越消瘦,连乐晗都被他吓到。

“你这是怎么了啊,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啊?”

小孩儿摇头“我只是最近没睡好”

“不会是失眠吧?”

“可能吧”

只有在学校的时候他才会觉得自由点,上课的时候也迷迷糊糊可以小睡一会儿,不过这样的下场是成绩下滑,以及被老师找去谈心。

项允超不知道最近在忙什么,麦可很少见到他,但是每天送他上学,接他放学倒是从来没有迟到过,至于小孩儿提到的打工的事情也被男人拒绝了,男人将他关在了那个“笼子”里,除了学校不准他离开一步。

两人就这么僵着,小孩儿不再对他笑,不再对他软软的撒娇,也不再对他提任何要求,甚至于斗嘴吵架的情况都不再有,项允超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变了,但是他不想去想,他觉得把小孩就这么锁在自己身边,他能看的见他,就够了,这就是他的爱,何况小孩说过,他爱他。

但是项允超没有想过,再多的爱,也被会磨光的。

数学老头儿在讲台上兴奋的讲解新出的函数题,麦可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眼下是浓浓的黑眼圈,乐晗无聊的翻着微博看着热门话题。

刷新了一下,新上来的热门微博将乐晗成功吓了一跳

#项氏集团联姻 未婚妻疑似阮氏千金#

项允杰已经结婚了,这么说是项允超?

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俩人前不久不是还一起去泰国玩的吗?

怎么突然项允超就要和别人结婚了?难道那混蛋根本是在玩弄麦可的感情吗?

还是说…麦可早就知道了可是并不介意?

不对,看这种情况明显是发生了什么啊,可是麦可最近精神这么差, 他又是在不想再去刺激他,但是如果不问清楚,他又怎么知道该怎么帮他呢?!

纠结再三,乐晗还是决定问问清楚。

轻轻地晃了晃麦可的膀子,见那小孩儿睁开了眼睛,乐晗将手机递了过去,打开那条围脖,上面除了那段文字外,还附着一张项允超与阮澜并肩逛街的照片,阮澜笑得一脸幸福,而项允超则是眼含柔情。

见麦可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敢相信,显然也是才知道这个消息,乐晗开始有点后悔自己这么做了,他真蠢,为什么不直接去找项允超呢?!

“麦可,也许只是新闻乱说,他也不一定这么快就结婚啊…而且你们…”

“不,是真的,他确实要结婚了”

“什么?”被那小孩儿淡定的语气惊倒,乐晗反而有点反应不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确实要结婚了,只是没想到这么快”故作轻松的说着,小孩儿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惨淡的笑容

“那你呢?之前你还和我说你们在一起了,他不是喜欢你的嘛?那个王八蛋想怎样,脚踏两条船?”乐晗气的冲着眼前苍白着脸的人大喊,他知道他是受害者,可他就是气,气他的没用,为什么这么淡定,为什么就这么接受了?

被乐晗这么一闹,全班都闹腾了起来,一边指着他们一边叽叽喳喳的议论着什么,数学老头儿扯着嗓子喊安静,一点用都没有。

麦可头越埋越低,182的个子缩在那里竟显得有些弱小的可怜,他咬着下唇尽量忽略周围人的打量,可那些话语还是听的一清二楚。

“哎哎,他们在说什么啊?麦可被女人甩了?”

“听说是脚踏两条船”

“我刚才有听见他们对话哦,对方好像要结婚了”

“真可怜,啧啧,原来只是被玩了啊”

乐晗气的简直要发疯,用力踹向跟前的桌子

“砰”一声巨响成功让班里安静了下来,连老师也愣住了。

“老子去找他”说着起身就要走,转身时衣服被拽住了。

麦可没有回头,还是缩在那里 “算了吧…”

他不想让乐晗去找项允超,他这样去两人都会受伤的,他如果见到男人一定会打起来,或者没有见到就被保镖丢出来,不管是哪种都是他不想看到的,而且就算见到了又能怎么样呢。

他和男人每天都见面,可是男人对他什么都没有说,显然对于男人来说他的意见和想法并不重要。

他爱项允超,可是他受不了了,他想离开,可是他没办法。他知道男人的势力有多大,这个世界有钱就是天,如果他就这么逃走了,他不知道他的父母会落到什么样的境地,还有美思,还有安妮塔,还有宝宝。

他现在才发现,他不了解项允超,他猜不透他。

真可笑,他原本以为他看见了别人看不见的项允超,现在才发现,或许他才是看不清的那个。

他知道乐晗是关心他,心疼他,想保护他,可是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和项允超的关系。

乐晗僵着身子站在那里,过了好一会儿才转过身坐了下来,数学老头儿见状咳嗽了两声,继续讲起了题目。

“离开他,麦可,别让我看不起你”

“乐晗…这件事…你别管了”

“你还护着他”

“乐晗…”

“够了,你到时候别哭着来找我”

丢下这句话,乐晗打开教室后门走了出去。

麦可木然的坐在位子上,心里难受的要死,拳头握得紧紧的,指甲陷进了肉里,他却感觉不到痛…

项允超,你他妈的怎么对得起我?

对!今天晚上我一定要问个明白!

项允超…你不能和她结婚…

你要我怎么样都可以…

你不能和她结婚…

你和她结婚了,我怎么办?

乐晗直到放学都没再来教室,麦可收拾好背包往校门口走,一眼就看见了那辆显眼的法拉利,项允超一手撑着下巴在车窗里看着他。

小孩儿打开后座的车门坐了进去,车子启动了。

“今天中午吃的什么”男人微微抬眼,从后视镜里看着坐在后面的小孩。

“你要结婚了…”

麦可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了这句话,项允超也不介意,嗯了一声,等于是直接大方的承认了。

麦可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他在学校里想了很多种可能性,还在想着如果男人不承认怎么办,也许男人会骗他,也许这只是个误会,也许男人会解释…

结果没想到是这么轻松的就承认了,男人根本没想过他会不会心痛,会不会难过。

“什么时候?”

“这个月月底”

“月底?还有六天了啊…怎么突然提前这么多天…不是说…年底的嘛…现在才九月份啊”他想装作平静,可颤抖的声音暴露了他的心情,只觉得嘴里是满满的苦味

“嗯,因为阮澜想早点”

“哦…毕竟她撞见了那样的情景…”

“我和她结婚后,我还是会和你住在一起,和以前一样,我们还可以出去玩,你想去哪里我都陪你”

“不要结婚好不好”

不想再听男人说的那些话,麦可打断了他,语气甚至可以说的上带了些祈求“不要结婚好不好?”

“项允超,不要和她结婚”

“我不和你闹别扭了,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

“我会乖”

“你不要和她结婚好不好”

“如果你和她结婚了,我们真的就结束了”

听见小孩的话语,项允超眉头越皱越紧。

猛的刹车让小孩一头撞到前座的椅背上,脑门很快红了一块,他没敢用手去揉,他感觉的到,男人生气了,四周围空气仿佛都被冻结了一般。

“我不说结束,就不能结束”

这句话出口,让原本还抱有希望的麦可彻底死了心,也认清了自己的地位。

男人根本不会为了他放弃这段联姻,也对,他是谁?只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大学生,他现在吃的用的穿的住的都是男人给的,而对方是谁?阮氏集团的千金小姐,他们一个天一个地,他有什么资格和她抢?

何况…她还能给他生宝宝。

+++++

那天晚上他们做了很多次。自从那次出血以后,项允超后来在情事里都很温柔,会事先帮麦可做准备,不让他太痛苦,享受到更多的快感,虽然依旧会时不时的蹦出那些粗俗的字语,可对他们来说也只是增加了情趣而已。

这天晚上男人并没有太多耐心好好做准备,粗糙的润滑之后便插了进去,做了很多次的小穴也很快就接受了他,男人狠了心的折腾小孩,直到他哭红了眼,压着嗓子求饶才肯放过他。

清理完毕将人抱上床,项允超搂住麦可的腰,死死的“你不会离开我的,对不对”屋子里静静的,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居然有点可怜,带着浓浓的不安。

这不是项允超,这怎么会是那个霸道,我行我素,冷酷无情的项允超呢?

麦可没有回话,他不想给他任何答案,闭上眼睛假装入睡。

“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你是我的”

“很早之前我就给过你机会了,是你不愿放弃的”

“是你让我变成现在这样的”

“不准你离开我”

最后那几个字说的很坚定,似乎是赌上了性命一般。

何必这样呢?项允超…

我也给过你机会了…

是你亲手打碎了它…

我是人,我是男人,我也是有自尊的…

你根本没有想过你们结婚之后,我的感受。

你也根本没有想过,你们结婚之后我们在一起别人会怎么看我。

你从来没有想过我,你想的只有你自己。

你爱的只有你自己。

+++++

麦可没想到,第二次与阮澜会是这样面对面,心平气和地坐在咖啡厅。

今天上午还在上课的时候,阮澜就来到了他们的学校。

是校长过来找他的,说是有事情和他说,没想到到了校长室就看见了坐在老板椅上的阮大小姐。

他被她到了学校附近的咖啡厅,点了两杯咖啡后就这样坐了下来。

他能猜到对方要说什么,无非就是…“离开我的未婚夫”“要多少钱才肯走?”“你有什么资格在他身边呆着”“我们要结婚了,别再缠着他”

“说吧,什么条件才肯离开允超”

果然…麦可苦笑,真让他猜中了。

他抬头看向对面的女人。

阮澜真的很美,是个大方得体有气质的女人,她拥有一头棕色微卷的长发,鹅蛋脸,深深的双眼皮下是一双大而有神的眼睛,小巧秀挺的鼻子,这样的一张脸不施粉黛也很美。

似乎是对麦可的不回话有点不高兴,她不耐烦的皱起了眉从包里拿出支票“多少钱?只要你说,我都能给”

小孩儿看着她,现在的场景就像电视剧里演的一样,女主角赶走缠在男主角身边的小三,而他,就是那个小三。

他这个时候就应该收下钱,然后冷笑一声离开,退出这场戏。

然后让女主角和男主角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麦可撇了眼桌子上的支票,垂下视线,双手捧着咖啡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阮澜也不急,一口一口的抿着咖啡,等他开口。

终于,他说话了,却不是要钱。

“你要保证我父母,朋友的安全,我会离开他,不再出现”

阮澜对他的回答有点不满意“你的意思是我未来的丈夫在缠着你?”

“只要你答应我的要求,我就会离开,这不是你希望的嘛?”

“可以”阮澜同意了,没有犹豫,反正他的目的就是让这男孩离开,她握着手里的支票递过去被拒绝了。

“不要再这样侮辱我了,我离开他不是因为我不爱他”麦可望着对面的女人,没有一丝的低声下气“只是…这是他的选择…”后半句话说的很小声,可阮澜还是听见了

她露出了胜利者的笑容,收回了支票“你别后悔”

“我不会后悔,不要忘记你答应我的”

阮澜点点头,将钱留在了桌子上,拎起包起身打算离开,明天就要举办婚礼了,她得再去看看会场布置的怎么样,当然,她根本没打算邀请这个人去参加婚礼,她只巴不得他可以消失,走的远远的,这辈子都别再出现他们夫妻面前。

“阮小姐”

她刚要走时被喊住了

“他这段时间都和你在一起吗?他…对你好吗?”

“他对我当然好,他还带我去游乐园玩,送了我一屋子的爱心气球,他还说他最爱我,他会照顾我一辈子,他还说希望我们以后的宝宝可以开开心心无忧无虑的长大,他会给我们最温暖的家,而且…”她顿了顿,转身看向麦可“他不希望宝宝以后是个变态,与不干不净的人纠缠在一起”

“是嘛…”他颤抖着嗓音吐出两个字,身体仿佛不是自己的,抖的厉害,他急促的呼吸,大口大口的换气,眼睛热热的,似乎下一秒就要流出眼泪。小孩猛的站起身撞到了桌子,咖啡泼了出来,他却什么都顾不到,打了声招呼冲了出去。

原来,他不止和他一个人去过游乐园….

原来,他不止给他一个人送过满屋子的幸福…

原来,他不曾对他说出口的“爱”竟是已经给了别人…

原来…原来…原来…

这一切都是梦,一个他做的梦,梦里他幸福了很久,现在梦醒了,那人已经抽身离开了,只有他还傻傻的呆在梦里,

项允超,你狠,谁狠得过你?

项允超,谢谢你,给了我那么一段美好的梦。

项允超,再见。

+++++

已经过了一个半小时了,依旧没有看见小孩的身影,电话也一直打不通。

终于,他下了车,进了学校。

可是找遍了整个校园也没找到那个人,项允超急的骂出了脏话,他心慌,心里隐隐约约有一个答案,可是他不想承认。

那小孩不会放下家人朋友就这么跑了的,他那么善良,怎么可能会这么做。

他不正是因为他的善良,才要挟了他这么久吗?

他想起了那小孩的朋友,这个城市里唯一的朋友——乐晗

拨通号码后,想都没想的就问道“他在哪里”

(谁啊,你爸啊)

对于项允超,乐晗自然是不会给好脸色的,他恨不得打他一顿,那男人居然还好意思打电话给他。

“麦可不在你那里?”

(你说什么?麦可不见了?)

(你他妈的说话啊!!)

(草泥马!麦可要是出了事,老子和你没完!!!)

项允超挂了电话,这下他终于确定了,那小孩跑了,就这样跑了,不顾一切的跑了。在打乱了他的生活之后…

因为什么?

因为他要结婚?

他明明已经说过了,就算他结婚了,他们还是在一起啊,他还是会和他住在一起,他们还是和以前一样,怎么就走了呢?

为什么要走呢?

项允超坐回到车里发动了引擎,他开得很快,玩命的开,似乎是发泄一般。

为什么要走呢?你不是爱我的吗?你不是说你最喜欢我的吗?你说过你会一直陪着我的啊…为什么走了呢?

眼前浮现了他和小孩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

在学校里,他向他搭讪,举着餐盘笑的一脸灿烂“嗨,能一起吃个饭吗?”

……

后来他带他去了餐厅,那小孩红着脸做着自我介绍“我叫麦可,你也可以喊我MIKE,我爸爸是香港人,我妈妈是广东人,我的生日是11.21号,今年刚满20岁,现在是大学三年级,天蝎座,A型血,身高182,体重随时都在变,我的国语不是很好,努力在学!我谈过半次恋爱,对方是比我大很多的姐姐,不过没有在一起,因为她不喜欢我….“ 

……

因为自己拿他和麦依依作比较,小孩闹了别扭...

小孩送他花…

下雨天给他送伞…

他说“我能亲你吗?”

他说“你是不是喜欢我了呀?!”

他说“抱一下又不会死!”

他说“项允超,你是个好人…我就是喜欢你!”

他说“项允超,我们会不会死在这里呀?”

他说“项允超,我爱你”

他说…他说…他说…

项允超这才发现,短短几个月,他能回想起来的竟是那么多,麦可不知不觉已经占领了他的全部生活,他想起来了…

那天阮澜来过之后,小孩在床上一边哭,一边说着不想分开,可在他说他会结婚之后..那小孩的表情是失望的,绝望的,无奈的。

还有那天在车里,小孩求他不要结婚,小孩说如果结婚他们就真的结束了,那时小孩的脸色是苍白的,目光中隐隐透着期望,可他…亲手毁了…

小孩眼眶红了,可是忍着没哭,他是坚强的…拼尽全力的守护着他那最后的自尊。

他现在走了,是不是代表,他已经不爱他了?

项允超不敢想,他承认,他怕了,从来没有这么心慌过,只是想着或许以后再也见不到那个人了…就让他心惊的喘不过气。

思想飞速的转动,以至于根本忘记了自己还在开车,笔直的撞向了前方的卡车,巨大的冲击力让他失去了意识,心里只想着…要将那小孩抓回来,让那他呆在自己身边,不再让他离开…

+++++

醒来的时候,意料之中是在医院里的。

身上的伤倒还好不严重,主要是伤到了右眼,里面进了玻璃碎片幸运的是已经取出来了,额头上也有刮痕,整张脸都挂了彩,尤其是眼睛上包着纱布,难受的要死。

卡车司机见他醒了,张口就是索要赔偿,项允超让助理去处理了,看了看时间,正是半夜,原本天亮之后他应该去结婚了,现在是结不了了,他却有点高兴…

他想起了很久之前他对段泽说的话“其实,就算没有阮氏的合作,我一样也可以将项氏发展的更强”

他当时那么有自信,是啊,就算没有阮氏,项氏一样是最强的。

可惜…他非要在那人离开之后才想通。

他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叫来了人,让他们去彻查麦可离开前见过哪些人。

短短一个小时之后就有了结果…

知道答案后的项允超反而笑了…笑的让手下都觉得毛骨悚然

+++++

离开后的麦可根本不知道该去哪里,他想找乐晗,可是不敢找,他怕拖累他。

现在这个社会,有钱人就是老天爷,他得罪不起也躲不起,谁知道他们哪天无聊了又把自己挖出来玩玩呢?

他只能让自己消失的一点消息都没有,谁都找不到。

第一天晚上,他是在河边的天桥下度过的,他走的太急只带了书包,书包里除了书之外就只剩下手机了,他将手机关机后没有再管,翻来翻去,一毛钱都没有,也对,他平时都是家和学校两点一线的,哪里用的到钱,一日三餐都有人给他准备好了。

于是就这样,麦可抱着书包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他决定去找工作,等赚了钱就离开T市。

他是不想离开的,他舍不得乐晗,毕竟那是对他来说和亲人一般重要的死党啊。

最后麦可决定,等这顿风头过了,他再回来,继续做他的大学生,过无忧无虑简简单单的生活,以后再也不招惹有钱人,让乐晗给他介绍个漂亮的大姐姐,结婚,生宝宝,就这样平凡的活一辈子。

至于项允超?见鬼去吧!!死都不管他的事!!

拍了拍身上的土,麦可背起包去了他以前和乐晗曾经去过的一间GAY吧,那时候他们闹着玩,听说这里有很多同性恋,非常的好奇,就约着一起进去看看,结果发现,这家酒吧虽然小,但是很清净,总是放着抒情的外国歌,酒吧里面并没有想象中的艳丽场景,都是一些寂寞的或是想逃避外界复杂的人来这里喝酒而已。

老板是个三十多岁的男子,长得清清秀秀,戴着一副眼镜,平时没事的时候就在店里呆着,招呼招呼客人,吧内只有一位调酒师,模样二十四五左右,很帅气,就像漫画里的男主角一样,细碎的刘海和短发,总是穿着白衬衫,那精致的五官看着就是个祸害。

不过调酒师似乎很不喜欢老板来吧里,每次老板一来他的眼睛就离不开了,跟前跟后,经常将老板逗得满脸通红。

后来在麦可以及乐晗的再三追问下,老板终于承认了,那年轻的调酒师正是他的恋人,并且两人已经结婚了,当时把麦可羡慕的呀。

这次麦可过来,希望可以留在店里帮忙,老板自然也没拒绝,欣然接受了,他看出来这小孩遇到麻烦了。

小孩进门的时候脏兮兮的,蒋瑞差点没认出来,后来还是年轻的恋人提醒他才发现,这居然是早前经常跑来玩的小男孩。

麦可被收留了,他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蒋瑞,果然,老板听完之后心疼的要死,可是又不希望他再去别的城市,他怕小孩再遇到坏人。

“你就在我这里呆着吧,我这里平时来的人也少,那混蛋不会找到这里来的,你放心,工资我给你照开,等风头过去了你再回学校不是也好嘛?”

于是麦可在吧内做起了服务员,其实一开始是想学做调酒师的,他决定那样可帅,可在砸坏店内不少东西之后,终于被韩靖踢出了吧台。

服务员就服务员,有什么了不起的!

一天一天,小日子过的也算逍遥,如果不被那对狗男男瞎狗眼的话。

每天下班三个人都要出去搓一顿,当然都是蒋瑞请客啦,吃吃火锅烧烤

“来杯啤酒呗?”韩靖举起酒瓶作势要给他倒

小孩急忙躲过“我真不喝,我喝点饮料就够了”

自从和项允超住一起之后,那家伙就霸道的不准他碰一滴酒,现在他倒真不习惯喝了。

韩靖撇撇嘴,收回手,继续与爱人你一杯我一杯。

望着他俩,麦可心又塞了,默默的大口大口吃食物,话说,来这里也有半个多月了,那俩人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不是说要结婚了嘛?

算了,反正和他没关系。

对他来说,项允超就是心口的一道伤疤,揭了,痛不欲生。

又过了半个月,天气越来越冷,十一月份到了啊~

领了上个月的工资,麦可屁颠屁颠的请老板及老板爷下了饭馆,一顿饭吃了三百多,心都在滴血,虽说付钱时蒋瑞掏出钱包表示他请客,可在老板爷凶残的眼神之下,麦可还是拒绝了,他可不想得罪韩靖啊!!这小心眼的,以后还不逮着机会揪他的小辫子?!

第二天休息,麦可数了数钱包里还剩下的毛爷爷,抽出了七百准备买衣服,剩下的两千留着慢慢花,他现在住在店里,不用付房租就是爽。

揣着七百,小孩去了附近的商街,重新办了张手机卡,然后买了几件衣服裤子,对他来说只要能穿就行,所以也不在乎是不是名牌,砍砍价,六百块钱还真买了不少。

提着大包小包回店里的时候,某个不速之客真让他恨不得自戳双眼。

那个穿着一身名牌西装,眼睛上包着纱布的男人不是项允超是谁?

别说包着纱布了,烧成灰他都认得。

该死的,他不是结婚了嘛?还在GAY吧干嘛?

才结婚就出来找乐子,真不是什么好鸟。

一边腹诽,麦可故作淡定的绕过男人进了休息室。

他妈的,好心情都被破坏了。


-TBC-

MIKE是男人,说到底也是个纯爷们儿,并不会因为喜欢项允超而真的变的娘们儿,动不动哭哭啼啼求来求去,一哭二闹三上吊啥的...谁离开谁活不了呢?MIKE的生存能力还是很强的,毕竟在没认识项允超之前,他从香港独自一人来到T市,也活了这么久呀。【←_←  一些屁话,可以无视】

评论(47)
热度(213)

『陈等等一人圈/水仙大法好』ben骑一枚!大师兄心头肉,已转唯,不吃x霆。

© 素味小笼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