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味小笼包

[峰霆/项允超xMIKE]晴天 (十五)

看见那么多小可爱对我说加油,突然觉得好励志啊!!

于是我加油的撸出来了2333333

食用愉快!【有虐出没】


----------------------------------------------------------

十五、

不知道是昏迷了多久,睁眼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项允超揉了揉脑袋,有点痛,撑起身体坐起身边没有一人,他微眯起眼睛,还不大反应的过来发生了什么。

有脚步声从不远处传来,他定神看去,一个熟悉的身影越来越近。

麦可听见动静见男人已经醒了,并且坐了起来,急忙小跑过去。不过男人的表情似乎不大对,和平时精明冷静的样子完全不一样,一个不好的念头在脑海里浮现,随即又想到:不对啊!这对他来说或许是件好事啊!!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哈哈哈哈哈!

项总看着眼前一会儿沉思一会儿又笑的人微微皱起了眉头。

突然,麦可一脸沉痛的开口道“你醒啦,你已经睡了一天了,头还疼嘛?还记得我嘛?没错,我是你男人,我叫麦可,你平时都喊我亲爱的,前几天我带你来泰国玩,瞧你个不让人省心的,非要玩热气球,这下好了吧,把头都给磕了,手啊腿啊都破了,可心疼死我了,不过没关系,你放心,就算你残了我都要你”一边说还一边不怕死的摸项允超的头

项总睁着淡漠的眼睛盯了他好一会儿,然后叹了口气“麦可,我看你是找死”

小孩儿挠挠头嘿嘿傻笑“开个玩笑嘛,别在意别在意”

男人叹了口气,发现自己身上确实挂了不少彩,之前从热气球上掉下来的时候为了护着怀里的小孩儿便将那人包在了怀里,现在浑身上下疼得紧,胳膊上刮伤不少,不过最疼的还是脑袋,不用想也知道肯定破了,现在光是站起来都有点头晕。

麦可上前扶住男人“我们下面去哪儿啊,这里是哪里呀”

“先出去找到路再说,这地方应该有警察”

“好”

俩人身上什么能用的都没带,手机钱包都放在了包里,那包之前为了方便游玩也寄存在了海滩边的店里,此刻只能借着月光看清眼前的路。

项允超皱着眉,虽然依旧是面无表情可额头上依旧出了细汗,麦可这才注意到男人走路的姿势有点奇怪,暗骂自己怎么那么粗线,这么久都没发现,他停下脚步关心的问道“你的脚怎么了”

“没事”

“骗人,我都看见了,你走路的时候一瘸一拐的肯定很疼,肯定是哪里受伤了”

“我说没事就没事,现在主要的是离开这鬼地方”男人咬着牙还在逞强

麦可这次没再听他的,蹲下身揉起了那人的脚,直到碰到脚踝时听见男人的一声抽气,直到肯定是扭伤了,将项允超扶到树边让他靠在树上,一手托着受伤的左腿一手帮他将鞋子脱下来,这一看更是心疼。这固执的人,脚踝至脚面肿的都和馒头一样了还说没事!居然还走了那么远的路,如果是自己的话,肯定早就要他背了吧。

“项允超…”麦可憋了很久才吐出这三个字

“啧,真麻烦,我就说没事吧,又不是死了,你这个表情干嘛”项允超白了他一眼,别扭的揉着小孩儿的脑袋“小孩就是麻烦”

“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让你陪我玩这个的,下次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麦可捉住在他脑袋上动作的手,握在手里,表情十分真诚

“下次要玩,还真得做点安全措施,太危险了”男人说

麦可汪着眼泪点头,起身背对着项允超招了招手“上来吧”

“干嘛”

“到我背上来”

“现在没劲折腾你,等回酒店再说”

“你!!”小孩儿红着脸回头,恼羞的瞪着他“这个时候你还想些乱七八糟的,臭流氓!”

“我可什么都没想,倒是你,想到了什么啊,真变态”

被反将了一军,麦可更是气的跺脚“不管你了!疼死你活该!!”

说是这么说,可小孩儿还是绕回了男人旁边,将手臂从男人的腋下穿过将人撑起来靠在自己身上,慢慢的往前走。

夜色寂静,幽暗的树林里偶尔传来几声斗嘴声。

又是不知道走了多久,小孩儿担心着男人的腿伤于是决定停下来休息休息。

将项允超扶着坐下,自己也跟着坐在了旁边。

抬头看看夜空,点点星星,还真是美啊…

“项允超”

“嗯”他应了一声,余光扫过去小孩儿依旧仰着脑袋望着天空,于是他也跟着抬起了头

“你说我们会不会死在这里呀”

“不会”

“为什么?”

“笨蛋,这里又不是什么荒郊野外,只是海滩对面的森林,夜里都会有警察来巡逻,肯定会发现我们的”

“哦…”语气有点失落

“干嘛,你那什么反应”

“我在想,如果我们两个人就这样呆在这里也不错”小孩儿说,扭头看向男人,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还有点羞涩“只有我们两个人,这样我会觉得你也是爱着我的,你就是我一个人的”

项允超被他弄的有点不自在,别过脸“笨蛋”

麦可嘿嘿一笑“我本来也不聪明,否则也不会没有人喜欢我了。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到大学,从来没有女生和我告过白,也没有真正的交过一个女朋友,后来认识了安妮塔,我以为我遇到了生命中的女神,所以我鼓起勇气去追求她,费劲了力气,想尽了办法,可还是失败了。后来遇见了你,我不知道你喜不喜欢我,有时候会觉得你是喜欢我的,有时候好像又不是,我不知道我这样你会不会觉得烦”顿了一会儿,他又接着说“我这次又是做了小三,我也知道做小三不好,可是我也想幸福一次,这一次我真的很幸福,你是个好人,你对我很好,纵使我自私的定下了那个约定你也没有嫌弃我…项允超,你真是个好人”

项允超怔怔的看着他,似乎是没想到他会这样坦白,月色衬得那小孩儿皮肤更加的细白,他就坐在那里,那一刻男人觉得那小孩儿是美的,美得不可方物,他单纯,他美好“笨蛋,我才不是好人”

他的确不是个好人,经商的能有几个人是好人?天天在这腐朽的圈子里你争我斗,明计暗算,为了一笔生意,他可以将深爱着自己的女人拱手让出去,为了家族产业他甚至可以丢掉感情去完成那个冰冷的婚礼。纵使他知道,那个即将和他结婚的女人是爱着他的,他也可以戴上面具宠着她,这样度过一辈子。

“你是个好人,你对我很好,就算你不是好人,我也喜欢你,我喜欢你项允超”麦可继续红着脸表情,只是这次他没有看着男人,而是抬头继续看着那美丽的夜空和那皎洁的月亮。似是想告诉男人心里的想法,又似只是喃喃自语

“我知道”男人的声音依旧是淡淡的“麦可…”

小孩儿扭头看着向身边的人,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那人的表情很是温柔。

“我不会让你离开我,因为我好像离不开你了”

“你这算是告白吗?”

“你猜”

“怎么又让我猜啊!!!一定是!就是!!”

耳边是那小孩儿叽叽喳喳的声音,项允超想起自己很久很久之前也曾有过这种时候…

大概是初中的时候,允杰喜欢上了班上的班花,天天变着法的逗班花开心,没想到班花过了没多久却和自己告白了,虽然拒绝了可那之后的一个星期允杰都不愿意同自己说话,后来自己向允杰道歉之后,允杰才肯定理自己并叽叽喳喳的数落了自己一顿。

后来上高中,大学,再到后来管理项氏…好像我们两兄弟总是喜欢上同一个女人呢。

项允超自嘲着,他想起了方咏咏,又想起了孔心洁。

孔心洁…

当初他也差点为了他的事业而害了这个可爱的女孩子。

没想到现在又重蹈了当出的覆辙。

现在想想,其实幼稚的是他,允杰…比起自己成熟了许多。

“项允超!!”

震耳的叫声将他拉回了现实,项允超皱着眉望着骑在自己身上的人

“我叫了你半天了哎!!快起来啦,我们快点出去啦,这里好多蚊子!!你看,我都被咬死了”小孩儿委屈的伸着自己的胳膊,上面被叮的到处都是红肿的小包。

“谁让你那么胖”拍开小孩儿的手,项总白了他一眼

“我才不胖!我哪里胖!”麦可叫了两声从男人身上起来,往胳膊上吐了口口水,抹在那些被叮的地方

“咦”项允超吃惊他的举动“好恶心,你在干嘛”

“我姐教我的,她说这样就不会痒了,很有用的”

“离我远点儿,等会别碰我,脏死了”

“呸,那你平时还不是吃我那么多口水”

“还把口水抹在胳膊上,嗤,亏你想的出来”项总站起身子继续讽刺,眼睛撇在那小孩儿的手臂上,口水一片

“你什么意思,你在嘲笑我?!”麦可虎着眼睛,眼珠一转撅起嘴巴就被一只大手捂住了

“你要是敢把口水吐我身上,我就掐死你”

小孩儿一听又蔫了,项总觉得自己一定脑子不正常了,否则他怎么觉得此刻的麦可特像一只丧了气的兔子?头顶上隐隐约约仿佛有俩白粉色的耳朵垂在那里,真是该死的可爱。

然后又出发了,由于男人的左脚肿的太厉害,鞋子套不进去,这一路上只能穿着袜子跛着脚走,偶尔踩着碎石啥的自己倒不觉得怎么样,可把小孩儿心疼死了。

终于,前方传来了车子的声音,麦可撒开腿就往前跑,一边跑一边大喊“help!help!”

过了没多久,还真让他拖回来一个人,一个美丽的“女人”

原以为靠着英语可以走天下,这次倒让项总微微受挫,因为那位美女不懂英文。

正想着接下来要怎么办,却发现麦可和那美女居然聊了起来,当然…麦可估计都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叽里呱啦,项总只觉得自己活在鸭子堆,耳边尽是嘎嘎嘎的叫声。

将人送到警局门口,那美女开着车离开,项允超不得不佩服起那小孩儿的沟通能力还是可以的,还真能把人家忽悠到这里来。

“喂,你知不知道刚才那人是谁?”任小孩儿扶着自己,项总突然问道

“你认识她啊?那你早说嘛!我费了半天的劲才和她沟通的哎!”

项总皱眉“我是问你知不知道她的性别”

“不是漂亮的大姐姐么?”

“她可是你最想见的人妖姐姐”

“啊?!真的嘛!”

“笨蛋”

麦可并不歧视人妖,更不会看不起,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方式,他只是单纯的好奇,因为在他的印象中人妖都很漂亮,只不过没想到会这么漂亮。

刚才的大姐姐又漂亮又温柔,可惜还没来得及道谢。

回到宾馆已经筋疲力尽,庆幸的时候寄放在店里的东西都还在。

洗完澡,麦可跪在床上帮项允超上药,这个时候也才注意到男人其实也被蚊子叮了不少,还真能忍!小孩儿暗想。

+++++

回国之后麦可便将礼物都寄回了香港,而项总此刻正躺在床上静养,顺便等着段泽,卞浩那俩狐朋来领礼物。

快乐的日子总是过得特别快,麦可此刻正抱着PAD靠在项总身上看着漫画,再定睛一看时间。

“妈呀,还有两天就开学了啊!!”

“你才知道么”项总不咸不淡的说“作业都没做吧”

“你你你,你怎么不提醒我!”

“我只是想看看你什么时候能想起来,嗯,不错,至少你还有两天时间可以努力一下”

“故意的,你绝对是故意的!你简直就是个魔鬼!”愤怒的从床头扯过一个枕头砸在男人那张漂亮的脸上,麦可依旧觉得难以泄恨

“我不否认”将枕头抱在怀里,项允超看着那小孩儿跳下床跑到书房,然后到傍晚都没出来过。

半夜睡得正熟,突然感觉身上有什么东西压了下来,呼吸一紧,然后耳边就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作业太多我根本做不完,还有好多不会,夫妻一场,你不能见死不救”

项总无语的伸手按开灯,果然,那小孩儿正趴在自己身上。

将被子先开一个口,项总扯着那人的胳膊往下拉“这么晚了,快点进来睡觉”

“作业没做完,后天就要开学了,哪有心情睡觉啊”

“你不是还有心情吃喝拉撒么”

“这不一样!!你怎么就说不出好话呢?”

“快点进来睡觉”

“除非你答应帮我做作业”

“你在跟我谈条件?”项总眯着眼睛问道,见那小孩儿不回话只是睁着湿漉漉眼睛望着自己,无奈的叹了口气“明天我把卞浩喊过来帮你做行了吧,快睡觉”

“就他?!”

“他以前一直是他们学校的年级第一”

麦可不经感叹“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那说好了,明天要把他喊过来”

“嗯”

小孩儿这才放心的钻进了被子里,缩在男人怀里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当麦可睡饱醒来的时候床头放着的是已经做完的暑假作业,以及修改过答案的语文试卷。这…这卞浩的行动能力也太快了吧?!!

殊不知早上七点多卞浩就被项允超这重色轻友的家伙一个电话给叫了过来,然后放在眼前的便是堆成山的作业,他可是七八年都没碰过书本了啊!!!可在项允超那冷如刀的眼神下,卞浩只能咬着手帕做着一本又一本的复习册以及那一张张试卷,心里将麦可和他们老师骂了无数遍。

+++++

开学当天,麦可硬是逼着项总开着那辆骚包的红色法拉利将自己送到校门口,四处投来羡慕的目光让他狠狠的得瑟了一把,分开前一秒,小孩儿更是得寸进尺的将头从车窗口塞进去“不给我一个离别吻嘛亲爱的?”

项总冷笑着看着他,上升的车窗差点夹断麦可的头。

“你你你,你想杀了我嘛!!”

男人不置可否的耸耸肩,然后开着车走了,只留下一个潇洒的车影。

麦可气的在原地跺脚“好你个王八蛋”

乐晗远远的就看见了这一幕,走上去拍拍麦可的肩“习惯就好习惯就好”还准备说什么又惊讶的看见那辆法拉利倒了回来,从窗口扔出了什么东西,主人淡淡的留下一句“白痴”将车开走了

“你才白痴!”小孩儿气的跳起来回嘴,蹲下捡起刚才被扔出来的盒子,拍了拍灰递给乐晗“呐!这是去泰国玩给你带回来的礼物!”

“你确定这…不是垃圾?”

“你说什么!!!!”

见麦可要发火,乐晗连忙接过那份礼物“谢谢啊,谢谢”

伴随着早铃,麦可痛苦又愉快的新学期开始了。

+++++

就在项允超与麦可都渐渐忘记那三个月约定,开开心心的过着幸福小日子的时候…一个人的出现打断了这原本和谐的生活。

那天早上,项总正热火高涨的压着麦可在床上嘿咻嘿咻,俩人自然都没注意到外面的开门声,直到卧室门被推开时才反应过来,麦可被这动静吓到,一个颤抖射了出来,女人脸色更是又黑了一层。

项允超此刻也没有了继续的兴致,从小孩儿体内抽了出来,拉过被子将两人遮好“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麦可整个人都埋进了被子,又是紧张又是害怕又是害羞,不知道那女人看到了多少,真是没脸见人了!!

“原本想给你一个惊喜,没想到倒是你让我吃了一惊”那女人自嘲的说着,声音里不难听出失望

屋子里一篇寂静,男人摆明了没打算解释,女人也有点耐不住了,指了指缩在被子里的人,冷着声音问道“他是谁”

麦可知道她说的是自己,心里更是紧张的要死,缩在被子里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要不要冒个头做个自我介绍?

“不关你的事”

“允超,我是你的未婚妻,我们再过几个月就要结婚了,我…”

“阮澜,你先回去吧”

她是未婚妻,她是项允超的未婚妻???

麦可脑子一片混乱,他不但做了小三,还被正主捉奸在床,这要放在古代他早就被拖出去鞭打至死了啊!!

“我为了你提前回国,结果你就让我撞见了这个,你不给我一个解释还要赶我走?”阮澜再也没有了原来的气质,此刻红着眼睛看着男人,只剩下气愤,委屈,失望。

项允超望着她,没有丝毫的疼惜,只觉得心烦,在被子里穿好内裤下床将衣服一件件套上,对阮澜说道“我送你回去”

阮澜也没再说话,跟在男人背后出了门。直到听见大门关上,麦可才从被子里露出脑袋,怎么办,他要怎么办?他会被赶出去嘛?男人会不会和他分手?难道是因为最近的生活太过幸福,老天看不下去了,所以把它夺走了嘛?难道他真的不能拥有幸福嘛。

一边想一边难过的流下泪来,他舍不得项允超,他不想离开。

当项允超送走阮澜回到家时,看见的就是麦可光着上半身下半身还在被子里,埋在枕头上哭的一颤一颤的样子,他皱着眉将人挖出来抱在怀里“你又怎么了”

“我不想走…”

“谁让你走了”

“可是你未婚妻…”

项总沉默了,他让麦可坐好看着自己,两人对视后,他说“麦可,我不会放开你”

不懂他要说什么,小孩儿只是红着眼睛点头。

“我会和阮澜结婚,这只是场婚礼而已,不能代表什么。我会对你好,你还会在我身边,我们不会分开,好吗?”

听见男人的话,麦可脑袋仿佛炸裂开一般,耳边似乎都能听见“嗡”“嗡”的声音,让他险些跌下床去,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俊美无敌的男人,小孩儿此刻多么希望这人是假的,他不是项允超。

见小孩儿不回话,男人也有点坐不住,皱起眉头抓住那人的肩膀又重复了一遍。

麦可躲开他的手缩到床脚,抓住被子裹在身上,语带讽刺的问道“你的意思是让我做你的地下情人?这算什么,二奶?”

项允超似乎不高兴他这样的说法,脸色霎时变得难看起来“你在计较什么,这只是个形式而已,阮澜不会阻止什么,她也答应了。结婚之后,我还是会和你住在一起,我们还是过着现在的生活,不会有人打扰,不好吗?”

听见他的话,麦可只觉得肚子里一阵阵反胃,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看的项允超也有点慌。

男人的话语仿佛一根根针扎在麦可心里,他不敢相信自己爱了这么久的男人会做出这种决定。

“项总,我们分手吧”麦可苍白着脸说道“不对,我们或许都没有交往过,我们就这样散了吧”

-TBC-

评论回复在哪里!!!【饥渴脸】

评论(59)
热度(156)

『陈等等一人圈/水仙大法好』ben骑一枚!大师兄心头肉,已转唯,不吃x霆。

© 素味小笼包 | Powered by LOFTER